三国第一女婿最新章节_西域使者独家出品_三国第一女婿全文免费阅读

曹操的女婿夏侯楙,是三国第一废柴,诸葛亮第一次北伐,使用疑兵之计,吓得夏侯楙不敢出城,连丢三郡。夏侯楙跌入人生低谷,军权被皇帝收回,夫人羞辱他,丈母娘扇他,没有人瞧得起他。之后,他却实现了人生逆袭,在武都郡大败诸葛亮,用两千魏军控制西域诸国联军征讨鲜卑,迎娶贵霜帝国公主,在波斯帝国攻城略地……

三国第一女婿连载中

作者:西域使者

更新时间:2022/05/26 00:05

三国第一女婿最新章节:第一章 窝囊女婿夏侯楙

一支一百余人的骑兵队快速在郊外官道上行进,官道两旁绿树成荫,夹杂着几棵开着白花的梨树,使人明白现在已经是晚春了,此时正是三国时期的太和二年春四月,即公元228年五月初。

这支骑兵队的队形已经散乱不齐,骑兵们一脸疲惫,明显不是一支精锐部队,并且经过了长途跋涉。这支骑兵队主要保护的对象是一辆华贵的四驾马车,华贵马车后面跟着四辆载人的普通马车,还有三辆载货物的马车。落日的余晖照耀着马车的后车帘,马车里的人看着光线逐渐暗了下来,知道天色不早了。

为首的华贵马车里,坐着一位身穿黑色丝质长袍,细皮嫩肉,体态略胖的中年人,他就是魏国的安西将军夏侯楙,旁边是他的夫人——清河公主曹婧,曹操的长女。后面的四辆马车里,坐着夏侯楙的儿女。

夏侯楙时年41岁,跟他的父亲夏侯惇一样,相貌俊朗。清河公主曹婧比夏侯楙年龄稍长,时年43岁,仍然风姿绰约,皮肤白皙,没有一点皱纹,保养得很好。

此时的清河公主面若冰霜,阴沉着脸,轻蔑的瞧了夏侯楙一眼。夏侯楙垂头丧气,在清河公主面前连个大气也不敢出。良久,夏侯楙觉得天色已晚,应该尽快找个驿馆歇息,于是鼓起勇气打算跟夫人说话,可他仍然不敢抬头,只是低着头,抬着眼睛看向清河公主,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轻声说:“夫人……”

清河公主似乎很气愤,用训斥的语气对夏侯楙说:“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你给我闭嘴!”

夏侯楙无奈,不敢再吭声,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就是这轻轻的叹气,还是引起了清河公主的不满,清河公主冷哼了一声:“哼!还好意思叹气,你心里不服气吗?有本事你去跟赵云打仗去,你这窝囊废,你去跟赵云打呀,一个老头子你都打不过,你有什么用。”

夏侯楙只能再次向清河公主认错,这一路上他被数落了无数次,也道歉了无数次:“夫人,都怪我无能,您大人有大量,别再责怪我了。”

清河公主仍然不依不饶,提高了声音训斥:“你就是个懦夫,真给你父亲夏侯惇丢脸,你把夏侯氏的脸都丢尽了。当初我父亲曹操怎么会听信我弟弟曹丕的谗言,把我嫁给你这个窝囊废?”

夏侯楙看清河公主越来越激动,声调越来越高,只能劝她:“夫人,您能不能声音小一点?都被随行的侍卫听到了。当初也是令尊大人同意我们俩的婚事,招我为驸马的。我父亲夏侯惇替魏国征战一生,为大魏立下了汗马功劳,当初在兖州,我父亲还救过你一命。我夏侯一族对曹魏忠心耿耿,请夫人看在我父亲和家族的面子上,不要再让我丢脸了。”

清河公主却讥讽夏侯楙:“哎呦,现在知道丢脸了?镇守长安的时候丢那么大的人,你怎么没觉得害臊?你差点就把长安丢了,差点把整个关右都赔进去了,你知道吗?”关右就是潼关以西的地方,主要是雍州和凉州,古人以西为右。

可怜的夏侯楙只敢嗫嚅着说了一句:“那也不能全怪我,关右的兵力有限,不能跟蜀国大军硬拼。”

清河公主继续讽刺夏侯楙:“你还挺会为自己的失败找理由啊,蜀国总共不到十万兵力,瞧把你吓得,连长安城大门都不敢出。你至少能把赵云那一路疑兵打退呀,赵云的兵力又不是什么精锐,除了老弱残兵就是新兵,你连这样的军队都害怕,还镇守关右,除了让世人耻笑。我堂堂大魏长公主曹婧,居然会嫁给你这样百无一用之人,真是老天无眼。”

随行的骑兵听到马车里清河公主训斥夏侯楙的声音,低下头装作没听见,但是从内心里却觉得夏侯楙很可怜,身为当朝驸马爷,却活的没有一点男人的尊严。

夏侯楙希望夫人能给他一点面子,轻声说:“夫人,当初令尊答应我们俩的亲事的时候,你也是心甘情愿嫁给我的,现在怎么又说这种悔不当初的话?”

曹婧鼻子里冷哼一声,横眉冷对夏侯楙:“哼,你不要这么自恋,谁心甘情愿嫁给你?还不是因为我父亲被我弟弟曹丕蒙蔽了,而我父亲又是出了名的阎王脾气,我是不敢违背他老人家的意愿,迫不得已才嫁给你的。你别以为我弟弟曹丕真的觉得你相貌出众,他只是不想壮大了曹植的势力。你就是一个无用的小白脸,我父亲曹操后来也后悔了,说真不该把我嫁给你。”

“什么?太祖皇帝曹操真的这么说过?”曹操在夏侯楙的心目中,一直是一位伟大的英雄,是他的楷模,他一直以自己能成为曹操的女婿而感到自豪,但是他没有想到,岳父大人曹操居然曾经说过后悔把女儿嫁给他!这让已经心中伤痕累累的夏侯楙再一次受到了严重打击。

曹婧说:“信不信由你。你还真以为我父亲曹操很器重你?做你的白日梦吧,你如果不是夏侯惇的儿子,你别说当驸马了,你只能当马夫!”

夏侯楙不敢再继续答话,耷拉着脑袋,不再吭声,他最仰慕的英雄曹操大人,居然也瞧不起他,这是他第一次知道。也许别人都知道了,只是瞒着他一个人而已。夏侯楙心里清楚,现在没有人瞧得起他,他已经成为全天下的笑柄。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骑兵们依靠着月光继续行进。夏侯楙只能再次对清河公主说:“夫人,天色已晚,不如找个驿馆先休息一下,明早再赶路。”

夏侯楙迎来的还是清河公主的一顿冷嘲热讽:“你说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就不知道用脑子?你不会算一下路程吗?咱们还有不到五里路就要到洛阳城了,今晚说什么都要赶回洛阳,就算城门关了,也要叫开城门。我已经跟太皇太后书信联络过了,明天一早带你去见太皇太后。”

夏侯楙一听要见太皇太后,有些心虚了,太皇太后就是夏侯楙的岳母,曹操的妻子卞夫人。卞夫人并不是清河公主曹婧的生母,她是曹丕的生母。不过曹婧的生母刘夫人早亡,养母丁夫人与曹操感情破裂被废,卞夫人成了曹操的正室。不过卞夫人对被废的丁夫人仍然非常尊重,对曹婧视若己出,最重要的是,卞夫人一直对夏侯楙这个女婿非常不满,认为他太无能,只顾积攒家财,不懂文韬武略。她中意的女婿,是丁仪。

丁仪是夏侯楙心头永远抹不去的阴影,是他心中永远的痛。丁仪是他的情敌,虽然夏侯楙最终赢了丁仪,抱得美人归,但是夏侯楙觉得自己比输了还丢人,因为没有一个人认为他比丁仪强,大家都觉得丁仪比他优秀,包括夏侯楙的岳父曹操和岳母卞夫人。

丁仪是丁冲的儿子,当初曹操奉迎汉献帝,其中就有丁冲为曹操出谋划策。丁仪文采出众,才华横溢,当时,卞夫人就是看中了丁仪的文采,私下里为丁仪和曹婧定下了婚约,事后曹操知道卞夫人私下为曹婧和丁仪定下婚约之事,并未生气,也对这桩婚事很满意。

丁仪此人酷爱读书,经常挑灯夜读,视力不好,看远处的时候经常眯着眼睛。曹丕以丁仪的眼睛不好为由,认为曹婧不会喜欢一个眼睛小的男人,曹丕对父亲曹操说,女人对男人的相貌也很重视,姐姐曹婧应该喜欢一个相貌俊朗的男人,劝说曹操把曹婧嫁给了夏侯楙。说起来,夏侯楙应该好好感谢一下曹丕,是曹丕使他在这一次爱情竞争中胜出。

不过,在夏侯楙迎娶了曹婧为妻之后,卞夫人追悔莫及,时常在曹操的耳边夸赞丁仪才华出众,批评夏侯楙是纨绔子弟。

现在让夏侯楙去见太皇太后卞夫人,夏侯楙感到心里很不舒服,老太太肯定又要旧事重提,又要批评他一无是处,想到这里,夏侯楙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一直到戌时三刻,也就是晚上七点四十五分,骑兵队才来到洛阳城西门,此时洛阳城门已关,骑兵校尉叫开了城门,护送夏侯楙一家人进入了洛阳的住宅中。这是夏侯楙在出任安西将军之前,在洛阳的住所,之前已经租给别人了,因为要返回洛阳,提前派管家回来收回了宅子。

夏侯楙躺在榻上,彻夜辗转难眠,想着自己在镇守长安时犯下的那些过失,虽然没有什么大过错,但是也没有一点亮眼的表现,自己真的太平庸了,甚至可以用窝囊来形容。现在自己的夫人曹婧已经不愿意跟他同床了,他只能自己一个人睡书房。而明天迎接自己的,将是来自于岳母卞夫人的羞辱。

第二天早上,夏侯楙陪家人一起吃完早饭,就穿上华贵的丝袍,腰金佩玉,头戴弁冠,穿着一身隆重的华服,跟着夫人乘坐马车去皇宫里面见太皇太后。此时皇帝曹叡还在从长安返回洛阳的路上,皇宫里只有太皇太后卞夫人,和皇太后甄夫人,也就是大家所熟悉的甄姬。

夏侯楙夫妇在皇宫门口下了马车,经宫门侍卫通传以后,二人及仆从获准进入皇宫。一路上,夏侯楙心中忐忑不安,迎接他的将会是岳母卞夫人的严厉指责,还有甄太后的数落,虽然论资排辈,甄太后是他小舅子曹丕的妻子,但是现在甄姬贵为太后,训斥夏侯楙一顿也是在所难免的。

夏侯楙夫妇来到东宫的门口,经内务太监通禀之后,亦步亦趋的进入东宫的宫门,偌大的东宫大殿里,空空荡荡,夏侯楙离很远就看见大殿之上坐着两位衣着华贵的女人,左边的年长,是太皇太后,右边的风韵犹存的中年妇人,是甄太后。在她们两边,站着两名宫女,一位太监,还有几名卫士。

夏侯楙和夫人曹婧跪在大殿中央,一起向大殿的台阶之上的两位尊贵之人磕头行大礼,夏侯楙大声喊着:“罪臣夏侯楙给太皇太后、皇太后请安。”

曹婧也一边施礼一边说:“清河公主曹婧祝太皇太后、皇太后金安。”

太皇太后慢条斯理的说:“子林,你知不知道,我一直不看好你。”子林是夏侯楙的字。夏侯楙,复姓夏侯,名楙,字子林。

夏侯楙赶紧回答:“罪臣知道。罪臣让太皇太后失望了。”

太皇太后用手中的龙头拐杖对着地面用力一杵,厉声说:“我对你是非常失望!只可惜,当初太祖皇帝一时糊涂,居然看上你这么一个窝囊废,招你做了大魏的驸马。你觉得你对得起驸马这个称呼吗?可惜,我们都知道太祖皇帝的脾气,他做出的决定,没有人敢不服从,我的宝贝女儿曹婧,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嫁给了你这个废物。”

夏侯楙连续磕了三个响头,说:“都怨我无能,辜负了太祖皇帝和太皇太后的期许。”

太皇太后继续说:“早知道你这么无能,当初我无论如何也要说服太祖皇帝,不让曹婧嫁给你。当初如果让我女儿嫁给丁仪,比嫁给你强百倍!”

夏侯楙知道太皇太后肯定会提丁仪,但是当他亲耳听到“丁仪”这两个字从太皇太后口中说出来的时候,还是心中一震,感到头晕目眩。夏侯楙觉得自己活得太失败了,不仅夫人曹婧觉得他不如丁仪,连岳母卞夫人也觉得他不如丁仪。

甄太后也开始指责夏侯楙:“子林,我姐姐曹婧乃是万金之躯,屈尊下嫁于你,你应该好生对我姐姐。可是你觉得自己对得起她吗?你在长安担任安西将军的时候,与夫人曹婧感情淡漠,还多蓄伎妾,现在全天下人都知道了。”

夏侯楙心中很无奈,他们夫妻二人感情淡漠,并不完全是夏侯楙的原因,而是因为每个人都拿他跟丁仪比较,特别是夫人曹婧,经常说后悔嫁给他。他心如死灰,只能借酒消愁,每天过着歌舞升平的日子,才能让他感觉一丝快乐。他纳那些歌伎舞伎为妾,也是因为内心空虚,那些小妾对他言听计从,让他感到了自己做男人的尊严。而在夫人曹婧面前,他感觉自己活得就像一个奴隶,没有一点男人的尊严。

太皇太后见夏侯楙一言不发,对他说:“子林,你这个夏侯家的败家子,你给我上来!”

夏侯楙听从太皇太后的命令,站起身,弯腰快步跑上台阶,来到太皇太后面前,恭恭敬敬的弯腰施礼。没想到太皇太后抬手就对着夏侯楙左脸扇了一巴掌,说:“你对不起我们家婧儿!你对不起曹家对你的信任!你对不起你父亲的一世英名!”

夏侯楙捂着脸,不敢吭声,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因为他知道太皇太后突然暴怒的原因,因为她年轻时也是一个演奏乐器的倡家,跟自己纳为妾的那些歌伎舞伎是一样的身份。刚才甄太后提到夏侯楙多蓄伎妾,刺痛了卞夫人的内心,而卞夫人又碍于甄姬是太后的身份,不能训斥甄姬,于是拿夏侯楙当出气筒,直接扇他巴掌。

甄太后知道是自己失言惹怒了太皇太后,于是赶紧打圆场:“太皇太后,您息怒,多保重身体。子林,还不快滚!还站在这里惹太皇太后生气吗?气坏了太皇太后的身子,你担待得起吗?”

夏侯楙赶紧施礼说:“太皇太后息怒,罪臣夏侯楙告退。”说完,赶紧跑下大殿的台阶,到堂下拉着曹婧快步离开了东宫。

东宫之行,让夏侯楙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他堂堂七尺男儿,居然被太皇太后当成了出气筒,被当众掴了一巴掌。坐在返回住宅的马车上,夏侯楙背对着夫人曹婧,默默的流下了两行热泪。曹婧知道夏侯楙已经受尽凌辱,也不想再刺激他,一路无话。

中午,夏侯楙没有陪家人享用午膳,而是自己一个人躲在书房里喝闷酒,眼泪仍然时不时的流出来。夫人曹婧冷冰冰的态度、岳母卞夫人的如针刺一般的话语,还有那令他颜面扫尽的一巴掌,简直就是拿他男人的尊严在地上蹂躏摩擦。

夏侯楙感觉自己受够了,他不想再继续受这种窝囊气了,他本来想在这乱世之中苟活一生,安安稳稳的享一辈子清福,天下属于谁跟他无关。但是天不遂人愿,他知道那些都是奢望,没有实力,在这个世上就没人看得起。他需要实力来证明自己,证明他不是一个废物。夏侯楙想好了,今晚就去找他的哥哥夏侯充。于是夏侯楙拿出笔墨,在一份竹简上写下了一份拜帖,然后让下人去送给高安乡侯夏侯充。

傍晚,夏侯楙带着几名护卫,骑马前往夏侯充的府邸。夏侯充是夏侯惇的长子,比夏侯楙年长两岁,今年四十三岁,额头和眼角已长出皱纹,鬓角也有些花白了。夏侯充亲自出门相迎,与弟弟夏侯楙见面后,两人互相施礼,夏侯楙按照礼节作揖,说:“兄长在上,小弟子林这厢有礼了。”

夏侯充也作揖还礼,说:“二弟多礼了,自家人不须见外,里面请。”

夏侯充知道夏侯楙有事情要谈,没有带他到大堂吃饭,而是带他到了内堂,两个人每人一张几案,面对面坐下,待酒菜上齐之后,两个人开始正式进入话题。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