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问红尘最新章节_红娘小道士独家出品_剑问红尘全文免费阅读

我有一剑,可护碧海苍灵。

剑问红尘连载中

作者:红娘小道士

更新时间:2022/05/21 19:57

剑问红尘最新章节:第一章 清明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天色未开朗,村上的人便已经开始忙碌起来。按照习俗,今日理当祭祖,各家都开始忙碌,只为今日的祭祀能按时完成。

各家各户都在忙碌,唯有一人正在独自挂青扫墓,少年去各处挂青,今年还是他第一次独自一人完成这件事,往常都是父亲和叔父来做,自己只是过过场子。

少年名唤林痕,平日里寡言少语,村上孩童鲜有与他玩耍,他自然也不会刻意与他人结交。就在前几日,林痕父母去了远方,暂将林痕交他叔父代为照看。昨日叔父前来,说是这几日祖父母将到,他前去镇上接人,今日的祭祖之事就全交托给林痕,有任何事可以去找婶婶。

林痕挂完青后,便回家了,一路上的景色,都未入林痕眼,清明前后,恰是在三月左右,故人云:阳花三月,莺飞草长。这个时节最好的便是顺着江流,观赏一路的风景。若是往常,林痕必然一人独自出去游玩了。

林痕很明白自己的婶婶有多么看不起自己,想来今天的午饭也没有着落了,若是去别处蹭饭,林痕也没有这个脸皮。想着想着林痕便已经到家中,家中实在没有什么像样的摆饰,堂上就只得一张桌子,灶台,室内也只有两张简陋的木床两个柜子,用家徒四壁来称呼倒也算的上。

恍惚之间,家里来了客人,林痕定睛一看,正是林痕唯一的好友,林清月:“小月,你怎么来了?”

平日里,姨娘管她松散,但今日是清明,往常都不会放小妮子出来,怎的今日还到他家来了。

林清月笑嘻嘻道:“怎么,不欢迎我啊!要是不欢迎我,那我便走了。”

林请月嘴上说着要走,可是这双脚可是一点都没动,眼巴巴的看着林痕。林痕也是无奈,只得拿出祖父送自己的小竹椅送到林清月身后:“来了就别急着走了,陪我聊会。”林清月也不客气,直接坐下,顺带从胸前拿出糕点:“这几日我父亲从外地待了些糕点,你要不要尝尝?”

林痕伸手接过绿豆糕,品尝了起来。这虽说是绿豆糕,却不像镇上人所做绿色,而是琥珀色,这味道也与往常吃的大相径庭 ,颇有一番风雅,不似家中的糕点,只有过度甜味。

“想来你今日不会单单送我糕点的,说吧,有何事。”林痕将所有的糕点收起来,慢悠悠的问道。

林清月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我娘叫我来的,姨娘前几天和我娘交代了几句,昨日里我可瞧见你叔父往镇上跑去,我今天不来,那你其不是要饿肚子了?”

原来是娘亲嘱咐了姨娘。林痕一时间思绪飘的很远,那是他才几岁,在外游玩,一出生自己就被祖父母抚养,未见过自己的父母,这在他眼里也算不得什么,几岁的孩童能懂什么,祖父母和父母也没什么区别。那时恰逢戏团路过,乡中各处人纷纷前来凑热闹,林痕也不例外。人多拥挤,林痕被挤摔倒在地,这裤子上撕开了一条口子,祖母又不在家,祖父也自顾自地看热闹去了,林痕怕祖母责难,只好自己回去拿着针线自己缝将起来,可是林痕的本事他哪里知道,这缝的属实难看,两块布就这样纠扯在一起,偏偏林痕自己还不这样觉着,只是觉得现在的衣服终于不破,可以逃过一劫。

世事无常,往往在人的预料之外,无论如何避免,有些事就是这样发生了。

林痕缝好衣服,连忙出去看戏,只是这人委实太多了点,林痕踮起脚也看不见,约莫只听到一句:三更孤雁叫了三更天。林痕见再进不去,索性在街道晃荡,忽的看见一位女子正急忙寻人,林痕没见过什么美人,现眼前这位林痕看着觉得很舒服,这世间哪有那么多的词来表示女子的美好,林痕只觉得一眼看过去十分舒适,那便是绝色,林痕心中还想:这位姨娘,长得还和我有几分相像。

林痕只是多看了几眼,那位似是也察觉有人看她,便看向林痕,这一眼望过去,对方愣住了,连忙走到林痕面前,林痕突生警惕,连忙躲到街上的王大娘身后,王大娘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连忙拦住:“他是那边林村的孩子,我看姑娘你是外地人,你找他有什么事么?”

女子激动道:“我是他娘啊!小痕,你还记得我么?”

林痕绝对没有见过眼前的人,连忙摇头,同时紧紧抱住王大娘的腿,王大娘这下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了,林痕的娘早年间她见过两面,那都是七八年前的事了,王大娘也上了年纪,哪里还记得模样,可对方这么一提王大娘倒是觉得有几分相像,揣摩了半天才开口道:“你是张芷云,小云?”

张芷云见王大娘终于认出她也就放下心来,她生怕被误会,这次来她只是作为一个母亲来看望自己的孩子罢了:“大娘,您终于认出我来了,他就是小痕,对不对?”在林痕三岁时,她见过一面,那是还小,现在林痕八岁了,与那是相差太多,模子都长开了。

王大娘一副责怪的语气训斥道:“小云啊,你怎么一去就是七八年,这孩子才多大,你就忍心丢下他。”

这番话说的张芷云委实心酸,她也不想这般,所以现在连忙赶过来看望儿子,面对王大娘的询问,她也只能笑笑:“小痕,娘带你去镇上好不好?”说着,张芷云伸出手来。

林痕只是个八岁孩童,并不懂的什么,只是突然间多了个母亲,还是许多年素未谋面的母亲。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也不会去多想,可是第一直觉便是不适应,自己的生命里好像多了些什么,却又和往常一样一身清风。

当张芷云伸手时,林痕下意识的躲避。张芷云愣在原地,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孩子竟然会怕自己,难道自己这些年来真的做错了么?王大娘见状,也是有些无奈,牵着林痕到前面,将手递了出去:“这是你亲娘,你怕什么,快,快去。”

林痕也是受到王大娘的劝解,才牵上了娘亲的手,张芷云见状,心里才好过点。可是当张芷云看到林痕裤子上的绞痕时,心里太不是滋味了些,强忍着眼中的泪水,恍然间怀疑当初离开这里,确实是一件错误的事,就算是走,也应该带上小痕。

张芷云强忍着情绪,缓缓开口道:“小痕,阿娘带你去换身衣服。”

林痕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些年来他也幻想过自己的母亲,自始至终他从来没有埋怨什么,他知道娘亲离开自然有她的理由,没人告诉他为什么。他也追问过他的父亲、祖父母以及周围的邻居,但是都没有结果,没人知道为什么,也许知道但不足为小孩道也。他曾想过,等到娘亲回来时要追问一番,可是今日遇见了,却变得胆怯起来,太多言语堵在胸前,不知该从何问起。林痕最终没有问出口,掀起一道伤疤,对自己无痛无痒,现在娘亲的已经在自己身边了,似乎这些问题烂在心底就好了。

林痕想的没错,这些年来他没有多问,自己的娘亲也在家中陪了自己四五年,也许是失而复得喜悦,娘亲这些年来对自己格外的疼爱。可越是喜爱,林痕越是心慌,书上说祸福相依,只怕是这样的好日子也快要到头了。

林痕缓缓收回思绪,眼前人已经变成了林清月,这几年来也因为娘亲的原因,和村上姨娘家关系近了不少,这才认识了眼前的小姑娘:“姨娘叫我前去,自然要去的。”

林清月听到此话,气呼呼的站起来了,一把将林痕手中糕点夺了过来:“我娘叫你去你就去,我就叫不动你,是且不是?”

林痕一边安抚一边伸手拿回林清月手中的糕点:“自然不会,向来是小月你有所求,我便有所依。”无论如何,都要先拿回糕点再说,就算没有饭吃,还能有糕点解饿。

林清月不吃这一套,往常这些哄人的伎俩兴许还对她有用,吃一垫长一智,这次她不会再中计了,一把拍开林痕的手:“不要想,今天你不去我家,我就没法和娘亲交代,想要糕点啊!来我家拿吧!哼!”说着林清月转身往外走去,这次她要凶狠点,不能再让林痕抓住自己的弱点,每次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真不爽。

林痕是怎么都没想到林清月来了这一招,往常这小妮子都是哄哄就好了,怎么今日变得如此聪明了呢,莫不是自己的招数老套,被发现了?无奈笑道:“看来今天姨娘家是去定了,自己以后要变着法子哄这小妮子了。”

门外的林清月觉得十分舒适,这次真扬眉吐气:“哼,下次看你还敢不敢小瞧我。”说着,就往自家走去。

这一年,林痕十三岁,林清月十一岁。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