骸骨之森最新章节_秦骨美人独家出品_骸骨之森全文免费阅读

尊者会的疆域坐落在广袤的混沌之中,那些受封为尊者的生灵得以俯瞰一方世界,填充人道世界的骨肉,然而尊者之上,还有尊主,尊主之上,还有天尊,天尊之上,仍有教尊。
……
重重登天之路,是命运眷顾者的碰撞,有人术炼山河,有人体倾不周山之势,有人剑逆阴阳乾坤,也有人化身修罗,走在那残酷的白骨之路,蛇向龙的蜕变,神向魔的转身,都只在一念之间。
——— ———

骸骨之森连载中

作者:秦骨美人

更新时间:2022/05/14 17:02

骸骨之森最新章节:楔子

大夏,国境边陲。

离罗群山,永川塞。

拂开散落的兽骨,耳朵贴在冰凉的地上,细细聆听,一声隐约的震动传来,打破了山脉的寂静。

一道身高接近两米的魁梧老将从地上站起身来,目光向前方阴暗的洞穴注视而去,隐约的跳动声越来越清晰,已是能够辨析来者脚掌踏着岩石的声音。

咔嚓。

皮靴踩碎了风化的兽骨,林重鬼魅般出现在洞穴前方:

“事情我已经完成了,这是最后一个条件,你要好好照顾他,你这里,是他最后能去的地方了。”

老军将闻言,有些不解的道:“林统领,你真的为他做了很多,哪怕是猎杀这头实力并不弱小的妖王…可你将他千里迢迢带到这里,这么做,不论是对他还是对你现在的殿主,他们会理解你吗,据我所知,你们五大殿对血脉的把控可谓都做到了极致。”

林重闻言,吐出半口冰棱般的浊气,道:“这件事你不必追根问底,你要明白,我这是在救他。”

谈论到这个话题上,老军将轻笑道:“你说得对,这孩子是我的外孙,我的外孙,自然知道他那个便宜老爹究竟是个什么货色,更何况…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能将他带出来,说明他爹已经死了,我没说错吧,林大统领?”

林重僵硬的嘴角微微动了动,转移话题道:“这头妖兽的精血,是你最后的要求,只是以你这点实力,你有胆子消化吗?”

有胆子消化?

老军汉不是很乐意回答般的扭过头,陷入了回忆之中,他这一辈子过的很是坎坷,毕竟只要知道他与高高在上的五大殿之间存在往来,这片土地上诸多势力便不会放过他,但他依然靠自己的毅力争取了自己的价值,几乎摆脱了那些束缚,于他而言,强者命途,若是连勇气都不具备的话,一切,都只是笑话。

老军将不掩骄傲道:“方圆几十公里内的地穴之中,还有很多很多的毒蜥,你杀死的这一头,是最强大的,而像这样的兽圈,这片山脉还有很多很多,如同天上的繁星。”

林重微微皱眉:“你想说明什么?”

老军将道:“这片土地没有你们五大殿的庇护,也没有强大势力的存在,这里非常落后,在你手里奄奄一息的妖兽对我们来说却难以战。”

林重微微挑眉,若有所思的盯着老军将,他自然知道这片土地的荒僻,这里的地缘恰好触碰到荒蛮的大山,在这里生存的人族时刻受到弱肉强食的挑战,但没有谁会怜悯这一点。

这个世界多的是因元素变动而陷落的国度,也多的是在群妖环伺中崛起的王朝,无数的兴衰正随漫天星汉更迭,即便强如五大殿也无法免俗。

老军将道:“老夫本并非武痴,只是因为机缘巧合走上剿兽这条路,这才对力量有了执念,在这永川塞,每年春季兽圈都会暴动,南下侵袭我大夏各府子民,林统领,那些破败的城池就像是蝗灾后的药田一样,你应该知道那是怎样的惨状…于老夫而言,我的力量便是价值,我身后有更多的关塞能高枕无忧,免受妖兽的侵扰,有我一份功劳。”

力量,便是价值!

便是更多的人生存的保障!

言至于此,老军将浑浊的目光闪烁起了点点光亮。

他没有多大的野心,哪怕一生都活在别人的掌控之中,他也乐观之极,做好了实现了自己人生价值的事…当然,既然外孙已经回来了,他便不可能再继续留在这里为人掌控,不过这最后提升力量的机会,他不想错过,反正在他看来,林重此举不过是顺手为之,何乐而不为?

林重盯着老军将,沉默了片刻,不置可否的将储物戒指扔了出去。

叮~

戒指翻旋而来,发出轻吟之声,老军将一把接住了储物戒指。

林重默默的看着心满意足的老军将,轻叹一声,接过一旁兵甲递来的鳞马,跨步而上。

一声轻叹,林重又怎会不知高处不胜寒?卑微的活着虽然苟且,但他命运前方,最好还是别有太多尊严,不过这层诅咒般的话语,林重也自知,他没有任何资格说出来,他,只是个仆人。

在他们身后,是一杆鲜红的鬼爪大纛,大纛巍巍飘扬,旗帜之下是铺满大地的鲜红地毯——那是数不清的身着淡红色衣甲的兵甲,戈矛尖锐的反光波浪般入眼而来,涟漪直到远处的尽头。

向远处望去,隐隐可见一座灰褐色长城般的雄关矗立,关塞恰好位于钳型山脚处,将这片兽圈锁死,只是随着这头令主宰着这片兽圈的地元毒蜥的死去,这处兽圈的威胁便已大大降低,这里的关塞或许将被撤销,这些兵甲也会被填补到离罗群山其它的兽圈去。

“恭送林统领!”

数万虎贲朝着林重奋力叫喊送别,彻亮的声音透上天际,回音蔓延到山脉的四周,震耳欲聋般的响彻在地下战栗的地蜥群耳边。

林重驭着鳞马,从方阵分开的道路中缓缓而过。

山脉的风凶猛的扑来,拨弄着老军将鬓白的发,他紧紧的攥着手中的储物戒指,目送着林重,走出山脉,渐行渐远。

大纛之下,两名副将对视一眼,从方阵中脱离而出,在老军将身前恭敬一拜,沉声疑道:“团长,这姓林的统领究竟是哪里来的,他真的猎杀了地元毒蜥吗?”

老军将面无表情的道:“是否猎杀成功,你们察觉不到灵气的变化吗?”两名副将闻言,呼吸顿时杂乱了起来,对视一眼,眼中颇为的复杂。

老军将轻叹一声,道:“既然猎杀行动已经成功,地元毒蜥已死,鬼索团想必就要离开这里了…你等当于今日拔营,去最近的补给站,驻扎下来等候老板指示,我将暂且脱离队伍,回到西府去。”

右处一名满脸刀疤的副将一惊,震愕道:“团长,您刚回来就要走?时局暗流汹涌,老板得知此事,会不高兴的。”

老军将无动于衷,道:“我已与你说过,回去告诉老板,计划,必须搁置下来一段时间。”

左处副将狭长的目光一闪,偷偷扫了一眼老军将,小心猜测道:“……是因为您与那名林统领谈论的孩子吗?”

老军将混浊的目光闪过一丝冷意,盯着左处将领雄浑而低沉道:“哪里来的孩子,你等勿要乱言。”

两名副将齐齐一颤,赶忙将头垂了下去,退步离去。

老军将冷冷的看着两名将领回到了大纛之下,昏黄的眼底酝酿着权衡,然而权衡总是不够完美,最后为一丝淡淡的杀意代替。

最后一抹毒辣的夕阳落下山脉,山脉忽然袭上一阵阴冷,幽幽夜色间伸手不见五指,只剩下鲜红色的大纛巍巍飘扬。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