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要我挖墙角最新章节_阿富大肚肚独家出品_系统要我挖墙角全文免费阅读

(伪系统文。)
“你装备比我好又如何?我内功比你高。”
“你等级比我高又如何?我内功比你高。”
“你金币比我多又如何?我内功比你高。”
“你妞比我多又如何?我内…哦不,老子专业挖墙角。”

系统要我挖墙角连载中

作者:阿富大肚肚

更新时间:2022/07/07 07:55

系统要我挖墙角最新章节:第一章 惊变

丽:

对不起!

我要结婚了,她是谁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家族能够帮助我们陈家度过这次难关。

我也曾经想过与你厮守一生,但在现实面前,爱情却是最廉价的东西。

如果还有下辈子,我希望对爱忠诚就可以厮守一生。

已死罪人:陈锋

2121.1.8

“忠诚?何以谓忠诚?”一个泪眼婆娑、面色惨白,却难于掩盖其娇美面容的美妇伤痛欲绝的盯着手中早已淌满泪水的信纸,防水的光滑纸面反射着冰冷的光泽。

“哇哇”一阵婴儿啼哭声惊醒悲伤中的美妇,美妇强打精神小心翼翼的抱起孩子,只见一个粉雕玉琢的婴儿像是感受到了母亲的悲苦,正双手撕扯着挂在胸口的一块龙纹玉佩,使劲的哭闹着。

美妇轻轻拍打孩子后背低声呢喃:“宝儿乖,宝儿不哭,你爹爹不要咱们了,以后天大地大,也就我们娘两相依为命了。”说完,本想安抚孩子的美妇忍不住又痛哭出声来。

凄风苦雨中,残旧的游艇内,只剩下两母子悲苦的哭声。

这是一艘游艇,破旧的船体看得出有了些年月,船上还有一对中年夫妻,据说是少爷派来护送母子两往他国隐居的。

半夜时分,雨越下越大,第一次经历风浪的美妇晕船反应强烈,根本就无法入睡,已经吐得全身无力的她还是紧紧地护着怀里的孩子避免他磕着碰着,正当她在苦苦忍受之时,“呛啷”一声,突然听到门外传来厉刃出鞘的声音。

这种敏感时刻,听到这种声音,直接使得美妇汗毛一竖,偷偷拉开窗帘一角往外看去,就看到门口正蹲着两个全身笼罩在黑暗中的身影,其中一个嗓子沙哑的男声压低了声音道:“等她们交出龙纹玉佩,直接….一个不留。”边说边拿手在脖子上做了个割喉的动作。

“是。”另一个女声快速答应。

听到两人对话,美妇是吓得肝胆俱裂,她万万没想到孩子生父竟然如此狠毒,明着是放了她们远走高飞,暗地里却又行那杀人灭口的恶事。难道,他就一点都不顾及往日的情意和对孩子有那么一点不忍?

情况紧急,容不得她继续伤春悲秋,美妇强打精神,先把孩子紧紧缠在怀里,再偷偷打开另一边的窗户钻了出去,没想到这边的动静惊动了门口两人。

“砰”的一声巨响,门被两人撞开,看到已经站在窗外的美妇,男子着急的大喊一声:“少奶奶,您别冲动,少爷刚打电话来求你们回去,您快站着别动,危险。”

眼看男子就要上前,美妇惊怒交加大喊:“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话未说完,突然一个巨浪打来,美妇一个站立不稳,都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已被巨浪带入茫茫大海之中……

一栋豪华的别墅内,主卧里,一个健壮中年人正气息奄奄的躺在床上,手上插有输液管,胸口缠满了绷带,绷带上还渗出一丝丝血迹。

中年人满脸悲伤的望着跪在床边的青年男子,沙哑着声音道:“你也看到了,她宁愿抱着孩子一起死都不愿意回到你的身边,我早就说过,为了抢玉佩她竟然能狠心刺我一剑,从此就可以看出,最开始她接近你的目的只不过就是为了我们的传家之宝而已,之前你不信我这个当爹的,现在视屏面前,你可信了?”

青年男子呆呆的跪在床边,任由手中的平板电脑滑落在地,里面只是重复着传来海风巨大的呼啸声和海浪拍打在船体上的“啪啪”声,里面短短的几分钟画面他看了不止百遍,却始终还是无法接受它所呈现出来的事实。

青年男子长得与中年人很像,剑眉星目,相貌非凡,此时却涕泪横流狼狈至极,听到父亲的问话眼泪又不禁奔涌而出。

你教他如何相信昨天还与他卖萌撒娇,情话绵绵的女子竟然只是与他逢场作戏?

教他如何相信一直知书达理,秀丽端庄的老婆竟然是个狠毒恶妇?

在最后得到搜救人员毫无发现的报告以后,青年男子终于喷出一口鲜血晕了过去。

三天后,还是这栋别墅,还是同个卧室,躺着的还是那个男人,跪着的却已换了一人。

一个脸颊消瘦,长手长脚的年轻人毕恭毕敬的作着报告:“干爹,我们的搜救范围已经延长了十海里,却还是毫无收获,连个衣角都没曾发现。”

“那就扩大到20海里,30海里,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花多少钱死多少人,都一定要给我找到她们两母子,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中年人愤怒的拍打着床沿。

年轻人见他情绪激动,连忙跪爬上前安抚。

良久,中年人终于平静下来,懊悔的低声自责:“我就不该为了逼真而把传家宝拿出来演这出戏,可是不拿出玉佩又无法解释那个女人为什么会突然逃跑,唉!天算不如人算啊!谁又能想到她们竟然会被海浪给打下船去?”抹了抹最近皱纹越发深刻的眉头,转而问道:“少爷呢?”

“少爷这几天还是不怎么吃饭,也不出门,一直待在房间里。”

“把事情处理干净,相关知情人员安排好,别出岔子。”

“知道了干爹。”

“搜索工作不要停,给我加大人手24小时轮番工作,直到找到人或尸体为止。”

“是…干爹,您觉得她们有没有可能已经被鲨鱼给…”

“….”沈默了一下,中年人才低沉着声音道:“死了倒也干净,只是可惜了我那传家宝啊!!!”

听到这,年轻人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

一艘伪装成货船的偷渡船上,货仓里挤满了各色人种,满满当当最少有两百人之多,男女都有。

这是一艘驶往华夏国的偷渡船,华夏国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之一,听说那里需要很多工人,工资非常高,比任何国家都要高出好几倍。

偷渡客中大部分都是卖地卖房,或者借高利贷,才凑到了这笔偷渡的费用,这笔钱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笔巨款,只有那些有梦想,想要挣大钱的年轻人才会舍得掏这么大一笔钱。

所以,船里清一色的都是一些年轻人,男的强壮,女的颇有姿色。

在这么一群人中,却偏偏有一个脸色苍白,一看就知道身子虚弱到不行的女子抱着一个瘦小婴儿躺在角落里。

从两人酣睡时发出的微微鼾声中,似乎说明了他们之前经历过一些磨难。

母子二人正是从游艇上掉下侥幸不死,并被救起的两个苦命儿。

原来,他们当天是被这艘伪装成货船的偷渡船给救起了,怪不得没有被追兵们找到,他们哪里能想到满是货物的货仓中间竟然会别有洞天。

一周后,偷渡船终于抵达了此行目的地,华夏国最发达的港口之一,北海港。

美妇自幼就是一个孤儿,除了孩子父亲,她早已举目无亲,如今唯一可依靠的男人却变成了一心想要杀死她的恶人,这让本就柔弱的女人更是感到无助和绝望,她甚至想到了死,可是在看到孩子清澈的大眼睛时犹豫了。

女人叫何丽丽,她给儿子起了个名字,何谓诚。

何以谓忠诚。

多年的养尊处优,让何丽丽这样一个弱女子带着一个婴儿,在这完全陌生的城市吃尽了苦头。

但生活使人成长,短短的时间内,她学会了如何保护自己,学会了怎么计划未来。

她不敢用陈锋给她留下的那张银行卡,虽然她知道里面肯定是一笔可观的数目。

她选择了把身上所有的首饰都拿去变卖,珍珠项链、钻石耳环、古董戒指、翡翠手镯,名牌手表等等这些东西足够她们娘俩挥霍很长一段时间了,特别是那个颇有年份的古董戒指,原本价值上亿的宝贝硬是被她贱卖了五百万而已。唯一的条件是这枚戒指二十年内不可出现在公众面前,奇怪的是,那个富豪竟然答应了,可能他也看得出来,这枚戒指不能见光吧。

何丽丽也不懂得做生意,更不曾想过出去工作,她拿着所有的钱在一个小县城最繁华的地段买了五套门面宽敞的房子,母子俩每天也不用干活,就靠着房子和门面所得租金,开始在这个叫做宝西的小县城定居了下来。

在此期间,何丽丽又花了半年时间在乡下物色了一个勤快朴实的老妈子当保姆。

老妈子并不老,叫潘迎,三十岁,寡妇,带着一个三岁大的女孩,小女孩名叫颜梓懿,母女两人原本在乡下守着一个破房子艰难度日。

如今得遇贵人,能够进城打工,待遇高且不说,还能带着孩子一起工作。更重要的是,虽说是做保姆的工作,但东家却是个善良的女人,家里唯一一个男人还20斤不到,这个机遇,莫说她很满意,就连她们村平时最瞧不起她,最喜欢欺负她的王家媳妇都羡慕不已。

日子就这样安静、平和的过了三年,正当这一家子生活刚开始步入正轨,潘迎以为她将会一直这么侍候着这一家人过完这一辈子的时候,老天爷又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这一年是2124年,何谓诚3岁,颜梓懿6岁。

颜梓懿这时已经开始记事,那一年,发生了一件大事。

何丽丽病逝了。

是的,正如陈锋所说,老天总是喜欢捉弄人,它以人间悲剧为喜,以世人苦痛为乐,它又开始犯贱了。

其实何丽丽的死并不突然,而是早已有迹可循,刚生完孩子没多久的她就开始了逃亡之路,期间经历过落水,在潮湿的环境中饥不果腹,陌生城市的仿徨奔走,好不容易终于安定下来,却又开始回忆起伤心往事,终日以泪洗面,乃至哀毁骨立。

她的死,以其说突然,不如说早在她的预料当中。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把所有房产都归入了何谓诚名下,并委托一个信托基金在何谓诚18岁以前代为管理房产并收取租金,每个月根据当地劳动法规定最低工资标准的三倍给潘迎发放工资,如中途潘迎不再愿意照顾何谓诚,那就要负责给他找到另外一个保姆。

万一,何谓诚活不到18岁那年,那么这些资产将会全部捐给国家。

这么精心的准备,难道只是何丽丽的一时突发奇想?

或许,更有可能的是她早就在期盼着这一天,只是在还没有做好准备之前,她想在这个残酷的世间里再多陪陪儿子,也想多看看潘迎这个女人是否可靠吧。

潘迎确实是个老实憨厚之人,她如大部分的农村妇女一样,懂得什么叫做安分守己,从不敢对少爷的家产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然而也正因为她是个农村妇女,所以她也如大部分村妇一般憨厚朴实的一面只是针对自己人,对外人,她们喜欢斤斤计较,爱占小便宜,大道理懂得,小规矩糊涂。

刚开始还只是为了自己女儿贪些小便宜偷偷给她留下鸡腿,到最后是所有好东西都先可着自己女儿,还有多余再分给何谓诚。

原本这些还只是偷偷摸摸的进行,怕邻居看到嚼舌根,到最后已经是明目张胆带着家里亲戚到房子来住,俨然把自己当成了此间的主人。

久而久之,掌握着资源分配权的潘迎自然而然的开始在身份的认知上产生了一些更多的想法,她认为,整个家庭都由她操持着才会这么稳定有序的运转,没有她,何谓诚早就无法独自生活这么久。

所以很顺理成章的,在何谓诚五岁那年,他搬出了主卧室,住进客房,每天早早就起来帮忙干家务,从此这个房子里再也没有了主仆之分。

但也正因为如此,才得以让何谓诚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天使。

顔紫衣比何谓诚年长三岁,在搬进这个家以前生活艰难,时常衣不裹体食不果腹,就算那时的她还年幼,但悲惨的记忆却深深的印刻在她的记忆里。

这些经历让她懂得,她现在的衣食无忧是由那位美丽善良的女主人赐予的。所以,在后来与何丽丽相处的短短三年里,她恬静文雅、温柔贤惠的性格深深的影响着小女孩的成长,在颜梓懿的心里,何丽丽就是这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

女主人死后,小主人不再是少爷,她对小主人的感情也随之发生了变化,变成了亦姐亦仆的情感,母亲给她藏了鸡腿,她就偷偷给小主人留着;母亲给她的零用钱她一直不舍得花,全都花在了小主人身上;她总是偷偷早起,帮着小主人把活干完。

她从小就有个愿望,就是代替那位美丽善良的女主人照顾好她的孩子,直到不再需要她。

因为有个照顾她的姐姐,有个刻薄但本性善良的保姆主人,何谓诚还是过了几年安稳生活的,直到….

宝西有对父子很是出名,父亲黎增强,儿子黎文学。

他们之所以成为名人是因为整天好吃懒做,欺压邻里,以敲诈勒索为生。

黎增强原本也是一个身家颇为丰厚的富二代,有个有钱的老爹,一个漂亮的媳妇,生了个大胖小子。生活美满,不知羡煞多少人。

后来却因染上赌瘾,不止把家底败光,更是把亲爹活活气死,又把漂亮媳妇抵押给了别人,最后要不是因为打不过才13岁就已长得人高马大的儿子,他早就连自己亲生儿子都给输给了别人。

就算如此,黎增强也从未有过改邪归正的打算,而是每天只想着如何与人借钱翻本,最后亲戚朋友都不再认他,他就开始偷蒙拐骗抢只要能够来钱,手段是无所不用其极,特别是发现他儿子非常能打以后,宝西城就此多了两个流氓恶霸。

他的儿子黎文学也是个奇葩,虽然有个文绉绉的名字,整个人却跟斯文扯不上半毛钱关系,不止文学,这厮连文明都够不上。

此獠从小仗着家里有点钱就已飞扬跋扈,横行邻里。等到长大了些,家道也跟着中落,却并未就此收敛,已经习惯花钱大手大脚的他一没钱就跟邻居跟同学要,最后被学校开除干脆是一不做二不休天天堵着学校门口敲诈学生,这让学生们是又恨又怕,打又打不过,报警他又未满14周岁,这使得近几年黎文学在几个学校的凶名都快赶上‘黄来’这个通缉犯了。

就是这么一个小恶霸,却不知为何,始终死心塌地的跟着他父亲,就算黎增强把他亲妈赌输给了别人;就算黎增强曾经想要把他当成赌注赌上一把;就算他父亲现在已经是个身无分文的穷光蛋,他也未曾离开那个冷血的父亲。

就这样,两父子整日游手好闲,偷鸡摸狗,吃拿硬要,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变成了宝西城人憎鬼厌的风云人物。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