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商女为妃(竹苓清秋)最新章节列表_重生之商女为妃免费在线阅读

商户有哑女,将军长子聋,当真与之绝配……她临死之际才知道,这是多么讽刺的一句话。可惜,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

重生之商女为妃更新中!

作者:竹苓清秋

更新时间:2022/05/27 02:49

重生之商女为妃最新章节:第五百一十四章 不一样

    楚安无语看着离夜,原本伤感被他这些话弄得竟有些多余,忽然觉得她总想着离开分明是异想天开,因为根本不可能得逞。

    她以手撑着准备起身,腰上有股力量却将她压住不许。

    “午时了,我去做饭。”

    “做饭?在这几日都是你给他们下厨做饭?”离夜忽而语气不善。

    “有何问题?”

    离夜躺平了身子,有些置气道,“本王还从未正经吃过安儿的厨艺,倒是旁人三番四次!”

    安儿煮的饭本该只有他能吃的,哪能轮得到旁人有这福运!

    这边离夜还在为此事生气,楚安却已想起某些“陈年旧事”。

    说他未曾正经吃过她煮的饭,此话他怎可好意思说出口?

    “楚安煮的饭哪能入夜王殿下的眼,就是楚安煮了山珍海味,也不如殿下面前一碗粥来得香甜可口。”她道。

    某些人一听此言本还有据理生气着立马怂下,连忙将人搂紧翻了个身,解释道,“榕城时本王并非不愿吃安儿做的,只是有伤在身不宜多吃。”

    “所以你便将我辛辛苦苦做的那些给他们吃了?”

    “不吃若是倒了岂不浪费?”

    “那倒也不是,我以为按殿下这般性子,该是将之供起来欣赏才是。”

    楚安故做认真,将其人唬得呆怔,许久才反应过来她画中的调侃之意。

    离夜道,“以后安儿下厨做饭本王定吃得一干二净,旁人是休想染指!”

    “可是”

    “安儿,本王自得知安儿下落便日夜兼程从帝都赶往此处,这些日子是一刻也不曾歇息,此刻安儿让本王歇会儿可好?”离夜说着已是疲倦。

    她也没不让他歇息,她去做饭不正好让他能好好歇歇?

    且是飞瑶煮的菜是有些难以下咽,另外慕容修与阿莫,也便只能烧烧火罢了。

    楚安垂眸看着腰间那双手,轻叹了声很是无奈。

    她也真是傻,方才竟然真信了他说的那些奇怪之话。

    或许就这样也好,她觉得该离开其实心里也是不舍,随飞瑶离开时她便知流水叔终会将她的下落告诉离夜,因此她这些日夜心里想着的是希望流水叔能够尽快将她的下落告诉离夜。

    这样待离夜寻到她后,她便可像现在这般,以无法离开为由让自己心安待在他身边。

    不是她不想离开,而是找不到机会离开。

    多么奇怪的一个人,看起来她像是真病了。

    楚安往他怀中挪了挪,与之相搂。

    天气晴朗甚好,略有微风拂过吹动杨柳。

    屋院内三人排坐在屋檐下,时而看着院外,时而看着那紧闭着的房门,时而长叹。

    午时早过了一个多时辰,再等会儿该是要吃晚食了,这两人要不要如此着急,好歹吃个饭?

    早知会饿肚子,她便也不该那般爽快将师姐的房间告诉夜王殿下,湛飞瑶想道。

    “小姐,明明你都会熬药,为何不懂得做饭呢?”阿莫忍不住问道。

    阿莫生得人高马大,平日里本便吃得多,现在早已饿的肚子传出咕噜噜声。

    湛飞瑶叹了声,说道,“这根本不是一回事,熬药你只需要将所有的药材称好放进小罐中,然后等上几个时辰便好。可是这做饭要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还有先后等之分麻烦,复杂!”

    “是吗?能有分那些药材复杂?”

    “你行你去?”湛飞瑶看着阿莫道。

    她就是不会做饭,非要同她探讨此问题?

    要说哪些火候什么菜品什么她都懂,就是煮出来不好吃,也是有些可惜她这副贤良淑德的模样。

    夜王殿下也是,早不来晚不来,早些到她也好让人过来做饭,晚些来师姐就可以做饭,也不至于饿了肚子。

    帝都皇宫,御书房内离承看上去脸色很是不好,底下跪着的裴崇也是低着头不敢出声。

    这些人当真是废物,夜王府外他安排了那么多人,可是五哥六日前便已出城,他们却到现在才得到消息!

    五哥如此急匆匆出城不知赶往何处,定然是和楚安有关!

    这么看来先前楚安始终还真是与五哥无关,那便是与湛飞瑶脱不了干系!

    既是与湛飞瑶有关,楚安突然疯癫便有可能是假的,那

    “来人,给朕立即将张御医带来!”

    “皇上,张御医乃是御医院首在宫中已有三朝,其对皇室忠心耿耿微臣可以为之担保,他绝对不可能与这个湛飞瑶一起欺骗皇上。”裴崇忙道。

    离承看着裴崇本是没好气,这个湛飞瑶说起来与他还有着关系,他以为自己还有什么资格为张御医担保?

    “你以为朕召张御医来此是想做什么?”

    “呃微臣”他是怕皇上因为楚安不见盛怒之下怪罪张御医。

    “朕不过是有些话想问问他而已,难道朕身为皇上连问臣子话的权利都不可?”离承怒道。

    裴崇忙伏地惶恐道,“皇上息怒,微臣并非此意思。”

    离承闭上双眼深呼着气,想不明白为何楚安要离开他,为何不能试着接受他?

    他不相信楚安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若是没有当年为何会选择帮助他?

    “罢了,不必召张御医前来。”离承道。

    要是张御医真与湛飞瑶和楚安有关,现在除非严刑逼供才有可能让其说出。

    因此事原本理亏在他,闹大了对他反而是不好。

    想要知道楚安的下落,或许除了夜王府,还可以从张御医身上暗察一番。

    御书房内听喝的太监忙走出,交代了底下的小太监后这才回。

    裴崇也是松了气,他觉得楚安离开是好的,否则以皇上对她的喜欢,今后妙嫣这后位怕是会不稳。

    离承依靠着椅背,闭眼对裴崇摆了摆手让他离去。

    这些日子不知为何觉得好累,原以为当了皇上便什么都会有,他会很开心。

    眼下这派人领将出兵

    “皇上,沈将军求见。”

    裴崇刚起身还未走出御书房,便有外太监来禀报。

    离承睁开双眼,以侧头示意让裴崇留下便让太监将沈留请进。

    沈留一身急气走进,施礼后道,“皇上不好了,那红沐与戈潜逃了!”l0ns3v3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