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贩卖师(顾楚)最新章节列表_情感贩卖师免费在线阅读

微博顾家阿楚,更新开坑、催更卖萌这世上有许多感情失意的人,阿九便是向那些因情死去的灵魂出售所需情感的贩卖师。无论是青梅竹马的校园甜宠,还是豪门总裁的虐恋情深,统统可以私人订制——“爱情就是你想买..

情感贩卖师更新中!

作者:顾楚

更新时间:2022/05/23 17:47

情感贩卖师最新章节:36.农门俏寡妇 10

    v章已购买章节未达到80%用户12小时后才能看到新章。

    沈寒月一把推开两人, 自己挤到阿九身边, 关心的道:“小九, 我来了,你怎么样?”

    阿九意识不清的捂住肚子,呜咽道:“好痛……肚子……”

    她断断续续说着,三个人也没空再纠缠,齐齐围了上来。

    “小九别怕, 我带你回去。”

    只是沈寒月伸手想要将阿九抱起来时,却触碰到温热的液体, 她咬住唇颤抖道:“血?……怎么这么多血?”

    一边的厉云骁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发白, 再也顾不得什么, 弯腰一把抱起人,“医院, 快去医院……”

    ……

    夜色深深, 空寂的医院长廊上,或坐或站的几个人俱都颓丧不已。

    许沐阳坐在长椅上, 担忧的盯着急救室的红灯。

    厉云骁站的稍微远了些,靠在长廊墙壁上低垂着头把玩着手中的打火机, 埋在阴影中的神色看不大清,只有周身萦绕的沉冷气息表明他心里并不平静。

    沈寒月一直在门口焦急的踱步, 似乎离得近了, 就能第一时间知道于九儿的消息一般。高跟鞋的声音回荡在长廊里, 只让人心都跟着“蹬蹬”焦躁起来。

    等到医生推门而出的时候, 三人的心齐齐提了起来。

    “医生,她怎么样了?”沈寒月最近,自然第一个问出来。

    “幸好送来的及时,病人身体没什么大碍,只是……孩子已经保不住了。”

    “孩子?……”厉云骁只觉得浑身力气都被抽走了,虽然先前已经有心理准备,可真的面对事实的时候,还是让他心里痛的无法呼吸。

    他跟九儿的孩子……他亲手毁掉了他们的孩子……

    一股闷痛从心底窜起,厉云骁几乎无法呼吸,他紧紧握住拳,刺痛让他维持着清醒。嘶哑的嗓音急急的道:“她呢?她醒了么?”

    “病人身体虚弱,现在还在昏睡。目前没什么问题,具体情况还要等她醒来再做检查。你们作为家属的,要好好安慰下她,就担心这件事对她精神刺激过大。”

    “谢谢医生。”

    虽然阿九的孩子没了,沈寒月也为她担忧,但只要阿九没事,她就放心了。

    厉云骁也是松了一口气,只是他还不知道要怎么跟阿九说孩子的事情。

    他揉了揉额头,准备到病房里陪着阿九,看着还留在医院的两人,不耐道:“你们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既然这样,你们好好安慰下她,等九儿醒了,我再过来看看她。”许沐阳的确是担心于九儿才跟着过来,现在一个是九儿的丈夫,一个是九儿的……闺蜜?看起来他在这里倒是格格不入,他也就先离开了。

    倒是沈寒月,看着厉云骁神色讥诮,“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厉总稍微有点自知之明就应该知道,小九醒来后肯定不想看到你。”

    厉云骁心里明白,也越加惊慌,面上倒是不肯输半点气势,“我是他的丈夫,我有权利跟义务陪在她身边,你算什么东西?”

    他不提还好,一提沈寒月就想到这么些天以来,于九儿为那个男人伤心的样子,一时间怒火冲天。

    “呵,现在以丈夫自居,要陪在她身边了?小九为你洗衣做饭的时候,你在哪儿?小九半夜等你回家的时候,你在哪儿?小九为你半夜买醉的时候你在哪儿?……”

    沈寒月每问一句,凌厉的气势带着恨意,硬生生将厉云骁压了一头。

    “你日日冷脸以对,用冷暴力来达到离婚的目的,现在,孩子没了,小九也同意离婚了……你又缠着她是什么意思?”只是她越说越难过,声音轻而嘲讽,“你让她伤心流落街头只能来投靠我,甚至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可是,你有哪点配得上她呢?”

    最后一句话像是一根刺,刺的厉云骁心里闷疼。他握紧了拳,脸色发白,喃喃低语,“我以为……她喜欢的不是我……我不是故意推她的,我只是太生气了……我看到她跟别的男人那么亲密……”

    “亲密?你连这点信任都不给她,竟然怀疑她对你的感情?你不知道她为了你一句冰冷的话一个疏离的动作都会伤心难过么?她只是跟学长吃个饭,这事连我都知道,到你这里竟成了捉奸的场面了?”

    厉云骁一愣,“他们,没关系?”

    沈寒月冷笑出声,“我不知道他们什么关系,我只知道,我眼睛看见的,都是小九为了你这个人渣伤心难过的模样。”

    厉云骁又惊又喜,可想到因为他的疑心,现在小九孩子没了还躺在医院里的的场面,心里又是说不出的难受痛苦。

    沈寒月往病房走,察觉到厉云骁的脚步,转身冷冷的道:“你不要靠近她,你不配。”

    她冷淡的话语,明明声音不大,但厉云骁就是觉得脚上像是缠上了千斤重的铁链,重的他提不起来,迈不出一步。

    沈寒月进去病房后关上了门。望着身着病号服面色苍白虚弱的躺在病床里的人,心口一疼默默的帮她掖好被子,握住她的手坐到床边。

    门外面,靠着墙壁站着的厉云骁一动不动——她是喜欢自己的。

    这个事实却让他心底又酸又涩。

    ……

    天色渐明,微暖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病床上。阿九动了动手指,缓缓转醒。

    她的手被紧握住,一头栗色半长发的女人正俯趴在一边。

    “寒月姐……”虚弱的声音带着嘶哑,手臂动了动,沈寒月立即惊醒,“小九,你醒了?我这就叫医生过来。”

    阿九费力的露出个笑,“我没事,不用担心……就是浑身无力,肚子有点难受……”

    她说着顿了顿,像是想到了什么,“我到底是怎么了?”

    沈寒月被问住了,不知道怎么开口,望着阿九苍白的脸色,她根本不忍心告诉她事实。只能勉强笑了笑安抚道:“医生说没什么事情,就是要好好休息。小九你先不要想别的,把身体养好最重要。”

    阿九点了点头,状似听话。

    她没看到厉云骁,可是昨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以他现在对她的在意,根本不可能不管她。更何况,沈寒月也在场,肯定会把她受的委屈统统告诉厉云骁。

    那么,厉云骁没出现……只能是他心里悔恨不知道怎么面对她了.

    就在阿九想着接下来的计划时,门外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随即一道怒气冲冲的男声响起,“厉云骁你tm还有胆子留在这里?我妹妹的孩子到底是怎么没的?敢欺负我妹妹,老子揍死你!”

    原来厉云骁一直在门外?……

    阿九心里波澜不惊,脸上的神色倒是立刻变了。

    “孩子?……”她喃喃着重复了一遍,随即紧张的抬头的望着沈寒月,眼底惊慌失措,颤抖着嘴唇道:“寒月姐,他说孩子……什么孩子?……”

    “寒月姐,我没骗你,只是我大学毕业就结婚了,然后一直待在家里。”

    沈寒月比她大两岁,聊了一路关系倒是熟稔了些。

    等到将人送到医院,沈寒月脚踝肿起老高,阿九愧疚的在旁边差点就掉眼泪了,唬的沈寒月连忙咬牙忍痛说着自己不疼。

    她也没办法,以前来往的男男女女都是性子强硬的主,哪里像这个小姑娘一样,眼泪真的是说掉就掉。偏偏对方的哭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安安静静的让人心疼。

    伤筋动骨一百天,医生给开了药后,建议这两天最好在家休息。

    离了医院,阿九又把沈寒月送回了家,难得板起个小脸,认真的道:“寒月姐,医生都说了让你休息两天,你一定要听话!我明天再来看你。”

    沈寒月哭笑不得,这丫头难道对第一次见面的人都这么亲近的么?

    “好,我刚刚不是已经当着你的面打电话给我老板请假了么?放心了吧,小管家婆?”

    阿九这才点了点头,“那我先走了。”

    ……

    等到离开了沈寒月家,阿九才赶回家里。

    刚刚从沈寒月那儿知道厉云骁晚上有个应酬,本来她要陪着去的,不过现在她脚崴了自然也去不了。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厉云骁今晚八成要晚回来,幸好,他让找的阿姨也来了,阿九吃了晚饭,就让阿姨回去了。

    阿九趴在沙发上边玩手机边等厉云骁回来。

    大概快零点的时候,门才有了响动,阿九在沙发上睡得迷迷糊糊,抬眸望过去时眼神瞬间清

    醒了些,“云骁,你回来了?吃过饭了么?”她的语气带着小心翼翼的喜悦。

    厉云骁“嗯”了一声,眉眼间有些疲惫。

    阿九起身倒了杯热水递给他,“大晚上外面有点冷,你喝点热水吧……”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