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门传说最新章节列表_两根鱼卷热门小说_玄门传说在线阅读

&nbp;&nbp;&nbp;&nbp;只为一个远古洪荒的飘渺传说,茫茫苍生妄想睥睨九霄,冲破云天。&nbp;&nbp;&nbp;&nbp;玄门大陆,百族林立,万道争锋。平凡少年,怀终极血脉,拥无上武道,踏上追寻传说之。&nbp;&nbp;&nbp;&nbp;战神孤云天..

玄门传说更新中!

作者:两根鱼卷

更新时间:2022/04/03 02:35

玄门传说最新章节:劲破八荒20

    第一百二十六章 激战

    话一毕,五十位修炼者劲力轰起,直接便朝着雷鸣跟蓝玉儿甩过来。kanshu58.|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的账号。<

    “退后点。”蓝玉儿朝着后方雷鸣跟旺旺说道。随即双手一摆,庞大的劲力呼啸凝聚在前方,最后汇聚成一个巨大的劲力光盾。

    光盾方圆一丈大小,完全把雷鸣跟蓝玉儿遮挡起来,隔空伫立在蓝玉儿的胸前。光盾散发出丝丝银光,里头的纹路清晰可见,异常优美。整个光盾堪称一件优美的艺术品。

    这是雷鸣头一次看到蓝玉儿使用劲力,蓝玉儿的劲力为淡蓝色劲力,但是雷鸣却感觉到那劲力异常的磅礴,完全感受不到仅仅只是玄境下等,更觉得是更上的境界。

    “轰!”巨大的声响传荡而来,五十名修炼者的劲力倾然朝着那光盾轰下。

    蓝玉儿贝齿一紧,利用光盾完全顶住了那倾泻而来的劲力,但是其并不轻松,绝色容颜里头神情非常的挣扎。

    被蓝玉儿一顶,那些劲力全然往外头散开,整个格斗场充斥着无数的劲力,原本泛黄的灯光被照得蓝光粼粼。

    而那庞然的声音震得整栋地下格斗场摇摇晃晃,完全站不住脚。

    蓝玉儿大喝一声,最终还是顶住了压力,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光盾逐渐暗淡起来随时都可以嘣碎。

    雷鸣直冒冷汗,原本的玄境实力现在却大打折扣,那女人真的很麻烦啊~~~

    “嗷呜!旺旺大击掌。”后头的旺旺,憋足了一口气,一个巨大掌印便朝着对方倾然落下的劲力呼啸而去。但最后的结果还是都一样,不管旺旺如何,都是奈何不了对方。

    “玉儿,没事吧。”瞧得蓝玉儿那愈发苍白的脸色,雷鸣那眉头紧紧皱了下。

    蓝玉儿秀美凝视前方,玉手继续顶住光盾,淡淡地摇了下头。

    “呵呵,还是投降吧。”血宗少主冰冷的声音响起,眼前这两人一兽已经完全逃不了他们的手掌心了。

    “毛头小子,吃旺爷一掌再说。”旺旺又是一掌轰出,还是被对方化解掉。

    “原来百兽城的那少年英雄,也只不过是躲在女人背后的小人而已,哈哈。”血宗少嘴角高高翘起,狞笑道。

    躲在光盾后面的雷鸣拳头紧握,黝黑的手臂之上青筋浮起在灯火之下清晰可见,那凌厉的眼色直射血宗少主。

    “躲、在、女、人、背、后!”

    “雷鸣。”蓝玉儿轻咬一口薄唇,如水明眸那夹带一丝泪光,望向雷鸣。

    “刷”终于,断火剑一握,一道火芒直接朝着对方射出,炙热的高温瞬间席卷而来。

    “呵呵,忍不住了吗?”血宗少主,袖袍一甩,直接轰散雷鸣袭击来的火芒。

    “雷鸣,你干嘛。”蓝玉儿娇声焦急响起,脸色愈发的苍白起来,那雷鸣竟然擅自逃离自己的光盾,直接仗着断火剑朝着那血宗少主冲去。

    “不自量力。”血宗少主嘴角高高翘起,衣袍一挥,一股劲力瞬间涌出。

    血宗少主的劲力愈发的诡异,里头竟然还夹带一丝血色在里头,并不是纯洁的蓝色。

    “血宗有一套诡异的功法,那劲力就是那功法作用的结果。”一旁蓝玉儿解释道。

    雷鸣可未管什么诡异劲力,直接断火剑劈落,朝着那血宗少主飞驰而去。

    “唰!”只见血宗少主那徐徐而动的血色劲力竟然化掉了雷鸣的攻击,那火焰直接在血色劲力里头缓缓瓦解掉,非常诡异。

    雷鸣倒不信邪,大吼一声,一道火浪汹涌澎湃,拔地而起,向血宗少主吞没而去。

    “没用的。”血宗少主右手跟左手交替划起,一个血色劲力盾牌浮现而出,散发出无尽的阴森之气。

    “嗤嗤嗤!!!”

    火浪被那血色劲力挡在外头,但当那火浪一碰到血色劲力便不断瓦解开去,立即化为浓烟袅袅而起。

    “可恶!”雷鸣又是劈出一道,但结果还是一样,还是冲破不了那血色劲力。现在雷鸣身上一点劲力都使不上,只能依仗这手中断火剑,要是使用火焰劲力的话孰强孰弱可还不一定。

    “雷鸣,你不是他对手,赶紧回来。”蓝玉儿焦急喊道,说道间,两根玉璧一抖,手臂不自觉地摇晃,显然跟五十个修炼者对峙很有压力。那血宗少主也有黄境九阶实力,绝不会是现在武者实力的雷鸣对抗得了的。

    雷鸣未曾理会蓝玉儿的话语,直接架起断火剑便再度往血宗少主一剑劈落。

    “断火。”火海之上,一条凌厉的火痕划开一道火口,直朝对方轰去。

    这“断火”乃是断火剑自带武学,不必劲力支持便可直接催动而出,但是却威力大减。

    “真是不开眼。”血宗少主袖袍不断在身前卷动,一个小型的劲力漩涡直朝雷鸣驶去,透露着一股血腥的气息。

    “嗤嗤嗤…”

    那断火再一次被血宗少主轰碎,而且血色漩涡以势如破竹之势直冲雷鸣而来,整个地下格斗场瞬间血色弥漫。

    “日月吞。”一旁的旺旺终于也忍不住了,一张血盆大口袭来,直接把那那血色漩涡吞噬。

    但旺旺也并不轻松,一连倒退好几步,才被雷鸣从身后接住。

    “毛头小子,别让旺爷我逮到机会戳你菊花。”旺旺恶狠狠地喷了一口。

    望着那小八哥,血宗少主冷哼一声,一个擒龙手从侧翼袭来,旺旺亮其爪牙,直接跟其对轰而去。

    见得如此机会,雷鸣赶紧退居一边,准备大招。

    “唰!”熊熊烈焰从断火剑上火速燃起,生成一个巨大的火焰,炙热的高温充斥着整个密封的地下斗场,完全笼罩在腥红火焰之下。

    巨大火焰升至顶部,化为一个漩涡,整个格斗场上面赫然间火云涌动,石壁上皆被火焰覆盖。

    “赶紧解决掉那小子。”血宗少主瞧得那火焰漩涡的恐怖,立即焦急地朝着一旁五十名黄境强者喊道。

    “唰唰唰!!”几道身影立即朝着雷鸣奔驰而来。

    五十人被抽空,蓝玉儿瞬间轻松了不少,那光盾此刻愈发得明亮,但是她的脸色却一点也不觉得好看,反而愈发惆怅起来。

    几道劲力隔空朝着雷鸣飞奔而来。

    “噗噗!”雷鸣身形一抖,一口鲜血直接喷洒而出。但是其双手仍旧紧握住断火剑,那巨大的火焰漩涡完全愈发旋转得猛烈。

    “可恶。”血宗少主一拳轰开旺旺,一招杀招直取雷鸣而去。他倒是未曾想到,雷鸣那灵器竟然还藏有如此招式,不然的话他早直接轰死他的。

    雷鸣面色狰狞,那高举的断火剑的双手不停地颤抖着,整个人脸颊完全被火焰照亮。目色凝视前方大步跨来的血宗少主,那夹带着些许的干瘪嘴唇抖动道:“晚了。”

    “轰隆!”头顶之上,炫丽的火焰剧烈地沸腾滚动着,火浪涛涛,最后那火焰漩涡缓缓笼罩而下,瞬间把整个封闭的格斗场吞没。

    凄厉的惨叫之声顿时响起,嘣嗤之声不绝于耳,整个格斗场每一个角落都充斥着狂暴的火焰之力,得有如此威力,还是都要拜密封所致。

    但没一会儿,火海便慢慢散尽,由于未能使用劲力的缘故,这“火芒舞天”并不能发挥到最大的威力。

    雷鸣持剑单膝撑地,沉重的喘息声老远都能听见。

    蓝玉儿长袖一挥,身边火焰便散开,这等等级的攻击显然对她并不怎么奏效。

    “我的热情,好像一把火,燃烧了整个沙漠。嗷呜!!”

    ……

    旺旺跃到雷鸣跟前,兴奋地嗷叫着,那招实在太棒了。

    但雷鸣的神情并未有任何的松懈,虽然“火芒舞天”是群杀技能,但是缺少劲力的支撑,实在是未能将其发挥得淋漓尽致,他可不相信血宗一行人便就这样在这么一招之中覆灭掉。

    果然,待得中央地带那火焰散尽,血宗一行人仍旧矗立在那里,虽说没人因此而毙命,但受伤之人也不在少数,个个都身形狼狈。

    “雷鸣…”血宗少主之前潇洒的模样此刻消逝殆尽,原本英俊的脸庞完全被披散下方的头发遮盖住。朝着后方众人一指,怒吼道:“给我宰了那小子。”

    后方众人各个面色相窥,显然是被刚才雷鸣那招也吓到了,但最后还是憋了一口气,硬着头皮便还是冲了上去。

    “唰唰!”各类武学跟劲力直击雷鸣而来。

    但一道靓影却将那些攻击尽数化解掉,秀嘴一抿,那高高翘起的嘴角冰冷说道:“要杀他,还是先过我这关吧。”

    血宗众人再次犹豫了一番,之前如果没有雷鸣那招“火芒舞天”的话,他们几人合起来还是可以对抗这名绝色女子的,但是经过那火焰漩涡了一番摧残,现在剩余的战斗力有限,恐怕就不是对方的对手了。

    “谁干掉他们,谁便有资格参悟灵武学。”后方一道略带青涩的声音落下。

    闻得参悟灵武学,众人皆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抄起家伙便朝着蓝玉儿轰去。

    正当蓝玉儿想再次出手抵御之时,一道挺拔的身影出现在其面前。拦住了那挥舞着劲力的玉手,沙哑的声音响起,对其一道:“这些人,让我自己来。”

    话一毕,一股磅礴的火焰劲力从雷鸣身上突然升起。

    蓝玉儿平潭美眸盯着雷鸣那冷峻的脸庞看了个遍,脸色顿时异常的惊讶,因为雷鸣竟然进阶了,在刚才那么短的一段时间之内竟然成功进阶到黄境六阶,正式成为一名黄境顶级中等修炼者。

    自从上一次在薛雪学院的圣焱熔火池迈进黄境五阶到现在已经经过整整四个月了,雷鸣一直找不到合适的适宜突破,这一次的大战都是激化了雷鸣体内的力量,成功进入黄境六阶之中。

    拜晋阶所赐,雷鸣现在整个身体上的那些被抽离的劲力再度复原,任督冲带四脉上的霸劲也再度复原。

    瞧得雷鸣挡在蓝玉儿面前,原本还唯唯诺诺的血宗众强者看到现在的对手只是一名小小的黄境五阶实力,无不面露喜色,起码没必要跟一名玄境强者拼命了。

    “竟然进阶了。”后方的血宗少主眉头微微紧了下,没想到对方竟然靠进阶来重新使身体各个穴位复原,致使劲力恢复。也让得血宗少主对其刮目相看,但即便如此,他可不相信眼前这名黄阶六阶的小子能够破得了他们五十名血宗强者。

    雷鸣擦拭了下嘴角上的血迹,凝视前方,手中那一簇火焰冉冉升起,双手交叉一挥两道火芒席卷而出。

    宗强者也不示弱,无数竟然倾然而下,雷鸣那两道火焰劲力看起来格外的不起眼。

    “日月吞。”旺旺那吞噬天地的巨口也跟着雷鸣袭来,冲到雷鸣身前,直接便把那些劲力吞噬三分一。

    断火剑再次挥舞,火焰滚滚来袭,氤氲之气十足。

    “嗤嗤嗤!”整个地下格斗场赫然浓烟滚滚,看似渺小的火焰劲力完全不逊那些几人合力轰来的劲力。

    血宗众人不信,继续劲力呼出,但还是被雷鸣一一化解。

    “该死的,那是什么劲力。”血宗少主咬牙彻齿,没想到眼前这个小子竟然如此诡异。

    蓝玉儿皓齿微露,她自己也是跟这群家伙打平,即便经过自己刚才的消耗,跟“火芒舞天”的消耗还有旺旺,即便这样也绝不会是一名黄境六阶可以抗衡的,而眼前这个男子竟然做到了。

    “还是我帮你吧,就你这实力,恐怕还是解决不了他们。”蓝玉儿身形一扭便来至雷鸣跟前,笑容委婉动人。

    雷鸣点了 点头,一人独战五十人,还是相当勉强的。

    “嗷呜!你们小两口把旺爷我放哪去了,待会让这群傻帽见识下我的菊花残。”旺旺也是一把跃到蓝玉儿跟雷鸣前头,那猥琐的笑容看得人只抖索,这小八哥太猥琐了。

    见到蓄势待发的三者,血宗少主竟有种不祥的预感,那雷鸣刚才爆发出来的战斗力已经完全超出他的想象。但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给我杀。”

    话语一落,血宗五十人身形暴掠而起,快手快脚倾然轰下,雷鸣跟蓝玉儿身形一摆也是对轰上去,眼花缭乱的拳脚,加上让人迎接不暇的武学,整个格斗场上顿然混乱无比。

    雷鸣两人被包围在中间,两人依背而战,而有了蓝玉儿的牵制,这场战斗则变得愈发简单,对方那轰击上来的人不断有人倒下。

    而那只小八哥则未跟雷鸣两人并肩作战,而是单枪匹马打游击,趁得如此混乱局面跟利用其娇小的身形,在这格斗场上来回穿梭。

    “菊花残…”

    血宗人马时不时都从后方发出几声凄厉的惨叫,现在他们不仅要小心前方雷鸣,还得注意下自己的**顾前思后的。

    “可恶…”血宗少主在后方对着雷鸣是咬牙彻齿,出动五十人马竟然还逮不着那雷鸣,原本必胜的战斗全部因为那蓝玉儿而转变形式。

    “唰!”断火剑不断地挥舞着,渐渐的整片格斗场再一次陷入到火海之中。

    蓝玉儿长袖一挥,原本华丽的蓝色丝带此刻化为凌厉武器,竟有横扫千军之势,面对那蓝色丝带血宗众人皆面色恐惧,他们完全无能为力。

    “玉儿,帮我掩护下。”话毕雷鸣那血迹斑斑的断火剑竖插在石板之上,端坐下来。

    深吸一口气,口中念念有词一个罗汉虚像徐徐而立,整个地下格斗场赫然之间金光灿灿。

    雷鸣往奇经八脉着力,任脉上的霸劲徒然涌起,苍白之色覆盖雷鸣整个手掌。

    蓝玉儿美目一瞟端坐的雷鸣,蓝色丝带飞旋而起,扯开攻击。

    “那种能量…好强大。”亮是以蓝玉儿的心性都不忍惊叹一番。

    “大罗汉印!”

    雷鸣徒手往前轰去,一个巨大黄境掌印呼啸而起,轰隆落下。

    “怎么可能…”血宗众人无不面露恐惧,苍荒退去,这招武学实在太强大了。

    “轰!”大罗汉印落下,金光散尽,血宗人马被雷鸣轰空一道口中,一二十人倒飞而起,撞击在石壁之上,多半是活不成了。

    “那能量不错嘛。”蓝玉儿丝带一扬,对着雷鸣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剩下的二十多号人畏惧地看着眼前那名男子,不敢再贸然前行。

    色丝带鬼魅地穿行而去,噼里啪啦之声直响,各个人仰马翻。

    几个回合下来,那些血宗强者已经死伤殆尽,之前的阵势已然全无。

    雷鸣断火剑亮起,朝着下方,格斗台上的血宗少主跃去。

    火焰劲力跟血色劲力顿然蔓延开来,现在对方那火焰竟然已经完全奈何不了雷鸣了。

    血火弥漫,充斥着刺鼻腥味。

    “断火”雷鸣再次一剑挥去,整个格斗场都为之微微一震。

    “血色漫天!”只见血宗少主蓄力而下,磅礴的血色凝聚成一团,在其胸前不断翻滚沸腾着。

    “去!”血宗少主大喝一声,血色劲力冲天而起,化为一朵血云,笼罩而下。电光火石之间,格斗场上的火光立即被一股阴煞之气掩盖。雷鸣那射出去的那道火芒在血云的攻击之下,化为一股黑烟,消散开去。

    “雷鸣小心。”蓝玉儿赶紧袖袍一甩,靓影飞至雷鸣跟前,面对着头顶上那迷茫开来的血雾,那劲力形成的光盾再一次笼罩而下。

    光盾一出,完全隔绝掉那阴煞十足的血雾。雷鸣才得以安全。

    而趁着这么一个机会,血宗少主右臂举起,轰击而下,一个暗门悄然从地上出现。二话不说直接便往里头跃进去,满脸不甘地看着雷鸣。

    “雷鸣,下次你可没这般好运。”

    雷鸣没有回话,扯开光盾,一掌朝着血宗少主击去,但是暗道在那一霎那便合上。那磅礴掌印却轰击在地板之上,整座地下格斗场顿然摇晃。

    轰隆之声不断回荡。

    “这…里头是空心的。”雷鸣对着蓝玉儿相窥而道,面色惊讶。

    而随着血宗少主的离去,此刻的地下格斗场寂静无比,下方躺着五十具冰冷的尸体,全部都是被蓝玉儿给击杀。

    蓝玉儿没有回话,丰满的胸脯起伏巨大,踹着粗气,显然刚才的战斗还是累到了。

    “这些尸体…”旺旺瞪大眼球环顾四周。

    五十具尸体赫然之间七窍出血,整个面部完全被喷涌出来的血迹覆盖,样貌异常诡异。

    血迹自主往下流淌而去,仿佛被什么牵引着一般,全都不约而同注入那环形槽纹之中。

    之前在格斗的时候,雷鸣便感觉到那槽纹的诡异,但他都是杀人取血的,没想到那槽纹现在竟主动取血。此刻整个环形槽纹被注满了血水。

    直朝中央那块区域奔袭而去。

    “这槽纹…竟然主动吸血?”雷鸣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抽动一下,。

    蓝玉儿小脸一扬,略带惊愕的表情流露出一股兴奋之色,道:“吸血的另有奇物!”

    第一百二十七章 千源血株草

    “哦?”雷鸣略带一丝疑问,双目紧紧勾着下方涓涓而动的鲜血。现在整个密封的格斗场里头散发着一阵刺鼻的血腥味,全部都是由那一大滩血蔓延开来的。

    在雷鸣的注视之下,地下那些密密麻麻的槽纹把鲜血不断输送到中央地带去,更诡异的是,那些鲜血在流淌至中点之时竟然全部往石板里头渗下去,原本徐徐流动的血河竟然全部消失殆尽。

    细细聆听,下方竟然传来一阵滴水之声。

    “下方另有空间。”蓝玉儿凝视格斗场下方那块巨大的石板。

    磅礴的劲力化起,朝着下方石板震去,一连好几下终于破开石板。

    而眼前一幕令雷鸣惊讶万分。

    透过那一小块碎裂开的石板,里头一道腥红之光立即朝雷鸣身上照射而来。

    “嘭!”蓝玉儿又是一挥,地下露出一个巨大的口子。

    此刻格斗场下的景象完全映入雷鸣的眼眸一头,不管是蓝玉儿还是旺旺皆相窥而视。下方竟然是一个涛涛滚动的血海!!

    血海水平汹涌异常,腥红血水不断地拍打着,下方石壁,浓浓血水散发一股恶人发吐的腥味。

    “这…”雷鸣哑然看着血海那凝厚的血浪。

    雷鸣一直从刚开始便一直疑惑那血宗为何要承办这么一场格斗赛,而且每场比赛都是生死之战,输掉的那一方必须割掉对方的头颅,放血而下。

    现在想来,那三十年以来凝聚起来的鲜血仿佛全部都倾注到这里头。

    “为何那血宗要凝聚如此血海。”雷鸣疑惑地问着蓝玉儿。

    蓝玉儿没有发话,直接隔空飞去,朝着下方血海飞越而去。

    “下来吧,看什么看。”飞下血海的蓝玉儿娇音朝着雷鸣响起。

    旺旺跃上雷鸣的脑袋上,雷鸣一个跃身,也朝着下方血海跃下。接住着蓝玉儿的那一股劲力,雷鸣也摇摇晃晃地在血海上方飞行着。飞行了一段时间之后,雷鸣才掌握那飞行技巧。

    临近血海,才发现这片血海愈发得浩荡,一望无垠,雷鸣的视线全然被腥红血液所侵占。这片血海可不仅仅只有三十年历史可以汇聚而成的,定然还有更悠久的历史。

    蓝玉儿环顾四周,轻咬着嘴唇,袖袍一摆,便加速朝着中央地带飞越而去。

    “等等我…”雷鸣隔空而驰,整个身体来回摇晃。

    “小子,有着点。”头顶上方的旺旺紧紧地抓着雷鸣的头发,生怕掉下下方血海。

    “男人就是麻烦。”蓝玉儿双臂叉腰,隔空矗立在中央地带,秀目从中央地带往雷鸣身上转移开去。

    抹了一把冷汗,雷鸣还是有惊无险地飞到蓝玉儿身边,深深吐了口气,无奈道:“女人更是麻烦,大姨妈一来就得休息几天。”

    蓝玉儿嘟起小嘴,白了雷鸣一眼,俏皮道:“信不信我直接把你从这里推下去。”

    雷鸣耸了耸肩,望着下方咆哮的血浪深咽了口吐沫,赶紧把嘴巴闭上,这小姑娘还真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这蓝玉儿的实力自己到现在都还搞不清楚,在其不得剧烈活动这几天里,竟然还以一敌五十,要是其状态调整到最佳,估计定然也是爆发出毁天灭地的能量。

    “跟上。”瞧得雷鸣那一副婉约样,蓝玉儿烟嘴一笑。

    “额…”雷鸣跟着蓝玉儿朝着下方掠下。

    临近一看,只见下方血海之上,一个小型漩涡不断回旋着,四周那血浪涓涓而动,荡起一丝丝血色涟漪,附和着磅礴血浪。

    “果然没错。”蓝玉儿面露一丝兴奋之色,朝着下方血色漩涡袭去。

    只见,漩涡中央,一株弥漫着血色气雾的植物亭亭而立。植物全身上下均被血雾笼罩,而植物体上方则晶莹剔透,散发着一股令人窒息的腥红之色。

    “这是…”雷鸣食指划出,略带惊讶地看着眼前这株竟有一尺来高的血红色植物。

    “这是千源血株草!”蓝玉儿话语落下,脸上的兴奋之色完全掩盖不了。

    雷鸣添了下干瘪的嘴唇,嘴唇之上尽是腥味。眼前这蓝玉儿口中所谓的千源血株草定然不会是凡物,其阵势完全比当时的枯黄之木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可是千年难得的宝贝,我也都是在古籍上听过,没想到竟然出现在这乱角古域之中。”蓝玉儿美目凝视血草,继续道:“这千源血株草想要存活起来异常不易,其想要成熟必须要经过五十年时间的成长,而且还得每日按时按量为其注入新鲜的血液,而且只要断源一天,这千源血株草便会枯萎掉。”

    听得蓝玉儿的解释,雷鸣深吸了一口气,嘴角不由得抽动一番,凝重地望着下方血色弥漫的植物。要供养其五十年而却还要每天为其注入定量的新鲜血液,才能保证它不枯萎!这是怎样的概念,如此一株血草的成长要多少个生命为其做嫁衣,雷鸣现在想都不敢想了。

    那血宗三十年如一日地举行格斗赛,便是为了眼前这株血草,一天便要给其喂食十人!血宗竟然为其下了如此之重的成本,而且之上的那些人年怎么存活过来的还是未知数,定然也少不了一片屠杀。这样祸世植物,一般人还真可谓是消受不起啊。

    雷鸣重重地吐纳一口,一股腥味入胸,略带惊讶地说道:“那这株千源血株草是否成熟。”

    蓝玉儿耸了下肩膀,道:“我们还算走运,起码不用跟血宗那般为其守护三十年,但还是得等三个月。”

    “三个月?”雷鸣嘴角一动,三个月对其来说还是相当漫长的,三个月里头保不准什么事情都会发生。

    “这也没办法,要是将其强行栽夺的那,那之前便也白白供养它了。”蓝玉儿摊了下秀丽玉手,此刻其蓝色长袍之上已经布满了血丝,继续道:“先走吧,三个月再来。”

    轻喃一声,雷鸣跟着蓝玉儿便从血海上方掠上去,这等天材地宝可不能让血宗得到,三个月后必将其抢夺过来。

    重新回到地上格斗场,那种凝重的腥味还散去。

    现在得赶紧走掉,血宗的人马定然会再次来到,而且一定回是倾巢而出,那样的话雷鸣定然是插翅难逃。

    蓝玉儿轰开石壁,终于是脱身。

    此刻已经四更天了,整个乱角古域完全被黑夜笼罩,一丝灯火都没有,微风袭来,让人不由自主打了寒颤。但是相比较刚才那一片血海,这黑夜却来得更加亲切。

    “摇晃的红酒杯 嘴唇像染著鲜血,那不寻常的美 难赦免的罪。嗷呜!”

    “夜太美 尽管再危险,总有人黑著眼眶熬著夜。嗷呜!”

    雷鸣回头望了这栋破烂不堪的客栈,由于之前的大战,此刻整座客栈已经人走茶凉了。而且客栈摇摇欲坠,随时都准备崩塌。

    “嘣!”顿然之间客栈尘土飞扬,碎石滚动,残破的客栈在蓝玉儿的手中坍塌下来。

    “接下来便不关我们的事实,没有这格斗场,三个月的时间想要日夜为那血草输送血液,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蓝玉儿俏脸之上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但在此刻看来却分外的阴森。

    雷鸣的心里拔凉了下,这样的女人还是最可怕的。那千源血株草已经到了关键的地步,血宗定然是不留余力供养它,而少了格斗场,接下来定然会有一场好戏。三个月,那可是得九百多个人头啊。

    “走吧,再不走的话追兵就要追上来了。”蓝玉儿舒了口气,轻盈的步伐迈出,朝着街道走去。

    “已经等多时了。”

    正当,雷鸣步伐跟其迈出的时候,一道阴森的声音赫然响起。

    声音在街道之上荡漾开来,一队人马便从巷口之处奔袭而来。

    这十来位修炼者杂乱无章,武器各异,一看便是那金钱猎手,令雷鸣稍微松口气的是,这群也仅仅只是一些青铜猎手而已,实力并未高深到哪里去,但也全部都有黄境中等的实力,起码都有黄境四阶。

    雷鸣凝视浩荡而来的一行人,偏过头去,对着蓝玉儿道:“这伙人,跟刚才那短发…”

    “不可能,我了解他。”蓝玉儿直接一口便否定了雷鸣的猜测。

    雷鸣冷笑一下,不敢再多问。当时在格斗场上便发现蓝玉儿跟那短发男子有那么一丝情愫在里头,两人定然是相似许久,现在从蓝玉儿口中说出,倒别有一番感觉。

    “对不起,我不想再提到他。”蓝玉儿白皙脸上划过一抹忧色,轻柔地对着雷鸣说道。

    雷鸣摊了摊手,现在可不是关心那短发男子的时候,而是先要解决眼前这一群金钱猎手才对。

    雷鸣自己也甚是纳闷,时不时都会有金钱猎手找到自己,雷鸣对于自己的隐藏手法已经算是相当自信了,不管是之前在百兽广场的那两人,还是突然转变态度的慕容无情,或亦是方绝跟刚才的短发男子。

    而处除了短发男子情有可原,由于蓝玉儿在身边导致身份暴露,其他几次自己可都是隐藏得十分隐蔽,怎么可能让发现。

    而且那些前来的金钱猎手除了慕容无情跟短发男子之外,其余的实力都算一般,过来找自己完全就属于送死级别的。

    不容雷鸣继续多想,眼前这帮人马已经悄然杀到。

    “今天好累啊,我先休息一下,雷鸣你自己应付吧。”说着,蓝玉儿皓腕举起,扭动着自己那发酸的肩膀,轻柔步伐缓缓退去。

    瞟了雷鸣一眼,旺旺屁颠屁颠地跟着蓝玉儿走去,回头不忘大言不惭道:“这等小货色可不值得旺爷我亲自出马。”

    说着,便趴在一旁石板之上,举起那跟狼骨,准备再度为雷鸣打气加油。

    “够狠。”雷鸣白了两者一眼,这两人每次都太不仗义了,交友不慎啊。

    “咻!”雷鸣走神之间,一把飞箭百步穿杨袭来。

    雷鸣转身躲开,暗道一口庆幸。

    双臂一摆,焰劲力徒然升起,将死气沉沉的黑夜照得滚烫开来,腥红的光线照亮整个街道。

    火焰划起,把那继续射杀而来的飞箭化为虚无。

    “今天我倒是憋了一肚子的气,你们来得正好。”雷鸣火焰划开,深憋一口气,便跃起而起。

    雷鸣一把挥下,直接便一声惨叫声响起,被火焰劲力烧得面目全非。

    “唰!”雷鸣劲力一涌,道道火芒化为一股火浪奔袭而去。一招便轰退几人的联手。

    “这小子太诡异了,竟然是劲力之中夹杂火焰。”几人面色相窥。

    对方众人大喝一道,杀声震天,各类武学尽数朝雷鸣轰来,漆黑浓夜完全渲染得五光十色。

    雷鸣凝视,双手不断跟这群金钱猎手对轰,但奈何对方人数实在是太多,还是逐渐落于下风。

    刚才于那五十人对轰完全由于蓝玉儿跟自己那出其不意的一击,现在想要正面挑战这十八个黄境中阶,还是有那么一丝勉强。

    “唰!”雷鸣不再保留实力,断火剑隔空飞出,凌厉无比的巨大火芒化为一道火枪直朝对方轰去。

    “断火。”

    大街之上,浓烟密布。雷鸣断火剑一出,那些金钱猎手的攻击完全化为乌有。

    “唰!”雷鸣双脚跨起,一道鬼影夹带无数火焰便朝着对方袭去。

    几人不断缠斗,火芒四射,时不时便有青铜猎手退出战场,一人独战十八黄境中阶修炼者,还位居上风,整个乱角古域也就雷鸣有此等实力!

    “真没想到,迈进六阶实力竟然大涨。”旺旺骚气十足地挥舞着其手中骨头:“我和我的狗伙伴都惊呆了。”

    蓝玉儿耸起香肩掩嘴而笑,道:“本小姐看上的男人哪里会差。”

    “轰!”天空之中火云涌动,整片天空火芒万丈,方圆十里之内全被那翻滚的火云照亮。

    “快跑!”众人皆面色恐惧,惊讶地看着头顶之上那逐渐汇聚起来的火焰漩涡。

    “晚了。”雷鸣嘴角划起一个漂亮的弧度,手中那断火剑微微前倾。

    “轰隆!!”

    火焰涟漪迅速荡开,四周的房屋全然被燃烧得木灰,熊熊烈焰滔天而起。剧烈的爆破声夹带着惨叫之声,十八个青铜猎手全然覆灭。

    望着滔天火焰,雷鸣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进入黄境六阶整个身体充满了力量,全然不是之前黄境五阶可以比拟的。要是仍旧处在黄境五阶的话,雷鸣可没把握把眼前这群青铜猎手全部轰杀。

    “雷鸣小心。”蓝玉儿在下方呦呵一声。

    喘息的雷鸣迅速翻过头去,一道劲力化剑划开火焰,直接雷鸣射杀而来。

    听得蓝玉儿一提醒,雷鸣终究有惊无险地躲过攻击。惊魂未定地看着前方火海。

    只见一道身影从火海之中缓缓出走,周旁火焰在其一尺开外全然扯开!

    “竟然仅靠气场便震开火焰。”雷鸣眼眸迷成一条细缝,深吐一口气,满脸诧异地望着眼前这缓缓走来之人。显然,刚才的战斗其并未参与。

    “不错嘛,但跟传说之中还是有点差距。”男子在雷鸣两丈开的距离停了下来,双手收于胸前。

    雷鸣刚刚准备离去便的被这声音喊住的。

    “白银猎手!”雷鸣脸庞惊愕地望着其腰间那块摇晃的白银牌。那牌子雷鸣也有一块,只不过是青铜的。

    这次才算真正遇上高手了,黄境九阶的白银猎手。还好其实力并未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不然雷鸣这次就要难办了。黄境九阶雷鸣当时可是凭借五阶的实力便将王破军跟那青龙帮主轰杀,但眼前这人给雷鸣的感觉比那两人高深太多了!

    “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雷鸣喝道。今天这次明显也是有组织的行动。

    白银猎手未言,干笑一声。

    雷鸣心中竟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在刚迈进武者那会儿,也是有过一个拿弩的青铜猎手跟白衣青年袭击过雷家村。雷鸣隐约把两者联系在一起,要是真那般的话这个事情就麻烦了。那金钱猎手为何要袭击雷家村,至今可一直困恼着雷鸣!

    雷鸣直接身形掠起,徒然升起的火焰劲力直接一把朝其甩过去,半空之中划起一道火痕。

    “呯!”白银猎手一挥掌,直接破掉火焰劲力,朝着雷鸣眉心袭来。

    “唰!”

    雷鸣双手由下往上抬起,一道火墙赫然之间拔地而起,遮挡住白银猎手的攻击。

    白银猎手将其劲力全部汇聚到其手心之中。

    “唤”的一声,火墙被其徒手撕碎,化为一滩火浪,从两边荡去。

    雷鸣深憋一口气,夹带兴许火焰一掌朝其轰出。

    被雷鸣如此一轰,那白银猎手才止住前进的步伐向后退撤两步,而雷鸣也同样不好过,整个胳膊至右胸一大块全部都麻掉了。

    雷鸣双眼迷成一条直线,略带苦涩地咬着嘴唇,左手直搓揉着右手发麻的部位,略带惊讶地道:“果然不一般。”

    就这么一回合下来,眼前这名白银猎手绝对不是那王破军可比拟的。

    白银猎手往前跨出一步,嘴角勾起,郑重道:“你也不赖嘛,可惜传言之中你可是屠杀过玄境三阶强者的,看来还是有些出路。”

    说着,白银猎手背后,一把洁白长剑徐徐浮起,散发出一股凌厉寒意。

    瞬间其脚下的一块石板立即被白冰覆盖,原本的炙热之感全然被寒意取代。

    第一百二十八章 灵器之间的对战

    那彻骨寒意飘荡在整个街道之中,雷鸣的发梢之处都抹上一缕冰霜。

    “这…竟然也是灵器。”旺旺把骨头咬在口中,对着蓝玉儿相窥一视。这是它除了雷鸣那断火剑之外头一次见得别人使用灵器的。

    蓝玉儿白了旺旺一眼,摊开右手,道:“不就破妖器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同样的,雷鸣也满脸诧异地望着对方手中那泛起一丝丝寒气的洁白冰剑,因为他发现,那武器竟然跟自己手中的断火剑竟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一把以火焰之力为基础,一把以冰霜之力为基础。

    “你那灵器从哪得来。”雷鸣双目直钩其手中蕴含冰霜之力的武器。

    白银猎手嘴角咧开,将那冰霜武器架于胸前,冷冷道:“这个你便用不着关心了,还是让你尝尝这武器的厉害吧。”

    话未必,白银猎手直接抡起武器,直举于胸前旋转开来。

    瞬间一股小型冰雪漩涡朝着雷鸣席卷而来,沿下石板全然结冰。

    雷鸣咬牙,断火剑随即掏出,那一股寒意才稍微退去。手中火焰劲力往断火剑一输而出,血红剑身赫然烧起熊熊烈火。

    “唰”的一声,一道火箭朝着冰雪漩涡轰去。

    “嘣嗤!”一股白烟突然冲中央地带升起。断火剑射出去的那道火焰竟然直接被那道冰霜漩涡破开,整个火焰全部被蒸发掉,而那股冰雪直漩还有一半。

    “呯!”雷鸣又是划起一道火痕,但还是被其破开,最后只得无奈用拳头轰击而去,才化为无数白色碎冰,散落于街道之中。

    而雷鸣的手臂也不好受,完全被冻伤了一番,已然失去知觉。

    “可恶。”雷鸣重重地甩了手臂,火焰劲力升起,在旁烘烤着,这才把手臂上的那一股寒气逼掉。

    “雷鸣那小子这次玄了,那冰霜可是天生是火焰的克星。”旺旺正色而言。

    “没事的,我相信雷鸣的。”说完,蓝玉儿狠狠把了下旺旺那狗尾巴,疼得其惨叫一声,但忌惮其实力还是忍住了。

    旺旺跟蓝玉儿这嬉闹间,战场之中的两人已经缠斗起来,冰火交加,但那火焰则完全是被冰霜压着大的。

    一道道冲天而起冰锥,对轰冲天而降的火焰,白烟翻滚。那冰锥倘若千军万马一般,势如破竹轰散雷鸣射出的道道火痕。

    “起!”雷鸣大喝一道,一堵堵墙火墙拔地而起,形成一道强悍的防御圈。

    “断冰!”白银猎手也是一道,地上一泻千里的冰霜上,中央地带一道裂痕赫然断开,一股凌厉得令人窒息的寒意朝着雷鸣袭去。

    “唰!”寒意直接划开雷鸣所设的火墙防御,那火墙随即崩散于天地间,那透人寒意直取雷鸣眉心。

    “轰!”雷鸣架起断火剑挡在胸前,但奈何其寒意着实强大,即便这般防御,雷鸣还是中招。

    一个踉跄,一道狼狈的身影暴跌而出,雷鸣踌躇地从碎石之中走出,整个右臂已然被冻结住,覆盖着一层晶莹剔透的白冰。

    火焰之力从右臂升起,才震碎那冰晶,但整条手臂完全被冻伤了。

    “那你武器到底哪来的。”雷鸣喝道。其那武器竟然跟自己断火剑实在是太像了,刚才那一招“断冰”完全跟“断火”同出一辙!

    “想知道答案的话,打赢我再说。”白银猎手眼睛迷成一条细缝,冷冷笑道:“要是输了的话,那破地灵谱,跟你的生命将都是我的!”

    雷鸣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对方竟然是为了那破地器灵谱而来。

    “望天门的人?”

    白银猎手冷笑一声,那把冰霜灵气在其手中把玩,道:“别拿我跟那群白痴混为一谈。”

    雷鸣完全蒙掉了。现在完全搞不清楚对方的身份。

    “唰!”在雷鸣疑惑之间,一道冰凌清脆朝着雷鸣刺来。

    雷鸣不敢过多停留,一个后翻,前方已然被那冰凌冻结了一大块。

    “断火!”

    一道火芒呼哧而起。

    “没用的。‘断冰’。”

    “唰”那火焰完全不是其对手。霸气拳轰出,雷鸣才勉强把那股寒意轰碎。

    雷鸣不敢再犹豫了,现在得赶紧解决掉这战斗才行,不然血宗那帮人马定然会赶过来,倒是凭借蓝玉儿那状态,定然逃不过追杀。

    “哗!”雷鸣断火剑举天,一股火焰冲天而起,燃得整天夜空腥红明亮,而天空之中的那火云不断翻滚,沸腾,整条街的上空完全狰狞开。

    银猎手冷笑一声,便也将其灵器高举而起。

    赫然之间,其所在的那片天地风起云涌,一股寒意笼罩而下,四周房屋全然再次覆盖一层薄冰。

    而其灵器之上,一股寒意冲天而起,夜空之上,仿佛所有的事物都被冻结。

    相比较雷鸣那翻滚火云。白银猎手这边一个巨大的冰霜漩涡不断地回旋着,冰雪交加,寒风彻骨。

    “这…他们两人那武器,怎么如此相像。”旺旺略感惊讶地看着脑袋上方冰火双重天的景象。

    腥红之色于洁白相互辉映,整天天空完全被火焰跟冰霜所覆盖,看不到一丝瑕疵。

    “那两把武器一样的,只不过一个以火焰之力为基础,一个以冰霜之力为基础而已。”蓝玉儿玉手一拂,拍下衣角之上的灰尘,淡淡道。

    战场之中,两人双手不断颤动着,其头顶上方,冰火两个漩涡已经慢慢汇聚而起,肆虐整片天空。

    一股炙热跟寒意双管而下,让一旁的旺旺着实不舒服,忽冷忽热。

    终于,蓄势已久的两人终于轰下了。

    “火芒舞天!”

    “冰芒舞天!”

    “轰隆!”

    整片天地在霎那间为之微微一震,而天空之上的冰火嘣嗤而动,不断翻腾的火浪跟冻结千里的冰霜交织在一起,肆虐着整片天地。

    冰与火水**融,相互颤抖,火光滔天之中还夹带无数洁白冰霜。倘若千军缠斗。

    下方建筑也不免于难,房屋跟街道无不是被熊熊烈火烧尽便是被寒冰冻结。

    高举断火剑的雷鸣双手不断颤抖,额头之上的冷汗顺着下巴滴落。

    相比较雷鸣,那白银猎手则轻松不少,脸上笑容毕露,尽显得意之色。

    突然,白银猎手手中灵器一个翻捣。赫然间,夜空之中那冰霜沸腾得更加剧烈,而那些滔天火焰正不断被冰霜压制住。天空之上,火焰的占领地愈发的虽小。

    “可恶!”雷鸣咬牙凝视。双手已经抖动得实在不行了。已经有点要支撑不下去了。

    “嗷呜!”旺旺狼嗷一声,面色略带焦急:“这小子完全就是被压着打嘛。”

    蓝玉儿瞟了旺旺一眼,一副静观其变的模样,继续关注战场上的动态。

    没一会儿功夫,天空之上的那片火云不断地收缩着,雷鸣那火焰转而四处流窜。

    空之中,那一丝火光完全被覆灭,天空完全被气势磅礴的冰霜侵占。

    “怎么可能。”雷鸣松掉手中断火剑,不断地往后退去。

    “雷鸣,赶紧出招啊!”下方,蓝玉儿焦急的喝道。

    现在的情况可不容雷鸣再过多犹豫一丝,其头顶上方那遮盖天地的气势浩荡的冰霜正铺地盖地,朝着雷鸣倾泻而下。

    战场之上彻骨寒风肆虐,一阵令人魂颤的寒意袭来。

    “你还是去死吧。”

    “轰!”一泻千里的冰霜瞬间把雷鸣吞没,战场之中一碧千里,全然被冰霜覆盖,通彻白芒,看不到一丝生机。

    “小子,还活着的话就回个话吧。”旺旺跳到冰面上,喝道。

    现在眼前的一切完全被一望无垠的冰雪覆盖,白茫茫一片。而雷鸣则完全被掩埋在冰雪之下。

    蓝玉儿也脚步踏起,秀美微微一蹙,她倒不担心雷鸣因为这么一招而被吞噬掉。

    冰面之上,清脆之声淡淡响起,手持洁白长剑的白银猎手缓缓朝着雷鸣的方位走去。

    当其走至雷鸣被掩盖的下方时,才停下脚步,低头望着下方冰面,冰冷说道:“那断火剑像你真种人可不配使用。”

    说完,白银猎手便仰天大笑起来,甚是得意。

    “我不配谁配。”正当白银猎手大笑期间,下方冰面响起一道略带沙哑的青涩之声。

    “破冰拳!”

    “嘭!”

    随着雷鸣一声喝下,下方冰面一道身影冲天而起,碎冰如花散开。

    一道黑影便跃立在白银猎手面前,不断抖索着身子,衣角之上那布满了丝丝碎冰,在其甩动之余也不断落下。

    “怎么可能。”白银猎手紧握住那断冰剑,不自觉地往后退撤两步,惊愕万分地看着眼前这位少年。

    冰对火,完全是压制性的,可眼前这人竟然还得以破冰而出!

    “嗷呜!这小子简直就是打不死的小强。”旺旺抖下耳朵上的冰晶,兴奋地说道。

    听得旺旺一言,蓝玉儿掩嘴而笑,其白皙的皮肤完全不逊周旁的冰雪。秀美移至冰面之上的那位少年,她愈发觉得这位普通的少年愈发的出色。

    雷鸣干笑一声,身体之上一抹火焰缓缓消散,衣角上的那些碎冰,一见火焰便化为一股雪水,顺着其衣角,缓缓滴下。

    “火焰,可没那么没用。”雷鸣朝冰面甩下一缕火芒,瞬间下方冰面便被蒸发开一道痕迹。

    刚才在情况紧急之下,雷鸣便是用自己的火焰劲力把自己的身体团团包裹住,而那铺天盖地而下的冰霜,一碰到自己的身体便也被蒸发,虽然被掩盖,但冰面下还是留给自己一个巨大的空间已施拳脚,也才不至于被凌厉冰霜冻伤。最后自己才安然脱身。

    而刚刚雷鸣使用的那招‘破冰拳’则是一招破相中等武学,乃是王家那为数不多的几本破相中等武学之一。在参加格斗赛的这段时间里头雷鸣趁着无聊,也是将那武学给学习了遍。

    “你到底是谁。”雷鸣呵斥之声在冰面之上响起。

    白银猎手干笑一声,并未回话,紧握住断冰剑,再次朝着雷鸣挥来。

    “嘭!”一道靓影挡在雷鸣面前,蓝玉儿玉手一捏,那道冰锥在其胸前立即化为虚无。

    “玄境强者。”白银猎手嘴角抖索了下,他压根就没想到一直在旁边观战的绝色女子竟然是一名玄境强者。

    雷鸣干咳一声,走到蓝玉儿面前,道:“怎么,舍得出手了吗?”

    蓝玉儿看了雷鸣一眼,道:“不早了,要是再拖延下去,血宗的人马就要过来了。”

    话毕,蓝玉儿便袖袍一扬,一道劲力飞出,所到之处冰面嘣碎。

    “呯!”白银猎手鼓足了劲才挡住了蓝玉儿的攻击。

    “雷鸣,下次定然取你性命。”白银猎手跃步而起,消失在黑夜之中。

    “这人很危险,以后小心点。”蓝玉儿偏过头来,对着雷鸣细细说道。

    雷鸣点头,目视前方。刚才那个白银猎手,自己完全不是他的对手,被其盯上,看来以后还是得小心行事才行。而且让得雷鸣疑惑的便是其手中的那把冰霜灵器了,完全跟自己手中的断火剑同出一辙!

    “走吧。”晃了下雷鸣,蓝玉儿便赶紧招呼雷鸣。

    随着战斗的结束,地面上的冰块已经逐渐消失,化为一滩雪水,整个街道完全成为废墟。特别是那格斗场,完全坍塌下来。

    “药药!切克闹!带肉的骨头我想要!”

    “药药!切克闹!喷香流油好味道!”

    雷鸣直接给旺旺一个大帽,现在可是要跑路的,要是这么招摇还了得。

    伴随着声声狼嗷,几道身影划破天际,消失而去。

    战斗结束半响之后,一行浩荡的人马出现在战场边上,面对着已然成为废墟的格斗场。

    “可恶!雷鸣,我势必将你碎尸万段。”望着完全坍塌下来的格斗场,一个满头红发的中年人朝天大吼。

    “父亲…”一狼狈男子抖索着身子,唯诺说道。正是之前的那血宗少主。

    红发中年人瞟了青年男子一眼,冷冷哼了一声:“好好千源血株草没事,不然的话…”

    其怒目都快将青年男子吞食一般,令人不敢直视。

    “呵呵,血宗主息怒啊,那雷鸣早晚会死在我们手里的。”红发中年人身边,一面相英俊男子搓揉着其拳头,淡淡说道。

    “任少宗主,我们血宗定然不惜一切代价将那小子捉拿,但你们也千万不要忘掉约定。”

    “好说,好说。哈哈。”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